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保镖 > 第1233章 知错了,向大爷饶命!
    、、、、、、、

    “打你怎么了,我还想宰了你。”

    向东流一脚便把郑剑踹倒在地,怒极不已地哼道:“告诉一个对我来说算是坏消息,但对你来说可能是好消息的事情,那就是,被你骗进恐怖游乐场的慕凌倩,现在已经被吓坏躺在了医院,持续高烧不退,整个人都变傻了一样不会说话。”

    “怎么样,这算不算好消息,你应该要开怀大笑的才对,怎么脸色越来难看了呢。”

    “……”

    听了这番话,郑剑简直暗暗叫苦。

    事到如今,他要是还不明白,向东流再次抓他过来是为了教训他的话,这燕京大学可就白考了。

    毕竟,害慕凌倩的人是他与二麻子,所以慕凌倩的情况越糟糕,向东流就越是会生气,最终把这股子愤怒发泄在他与二麻子的身上。

    果然,就在郑剑暗暗叫苦的时刻,向东流便第一时间把二麻子的衣襟揪住,扬手便对着二麻子的脸颊左右开弓。

    “啪。”

    “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耳光下来,二麻子当场被打得哇哇直叫,就连门牙都被打得掉了出来,嘴角流血。

    这还不算什么,向东流扇完之后,立即揪着二麻子的头发,狠辣辣地往那坚硬的小巷墙壁撞去。

    “嘭。”

    “啊。”

    “嘭。”

    “救命,。”

    “嘭。”

    “别打了。”

    不论二麻子怎么告饶惨叫,向东流始终都没有怜惜丝毫,依然发狂般地照着二麻子拳打脚踢,最终狠狠踩在了地上,任由二麻子那脑袋被撞破流血。

    完了后,二麻子再一次晕了过去,看得郑剑都已经心惊肉跳。

    不过,向东流却是早有准备,立即朝着上官雁努了努嘴,跟着上官雁便拧开了一瓶冰镇矿泉水,一股脑儿倒在了二麻子的脸上。

    “哗啦啦,。”

    冰冷刺骨般的寒冷,以及伤口被冰水侵袭的痛苦,立刻又让二麻子从昏迷中转醒,而后鬼哭狼嚎般地挣扎向后挪去,双眼惊恐万分。

    “给我停住。”

    向东流轻轻一喝,二麻子便当场不敢再动,一个劲地朝着向东流鞠躬认错,表示再也不敢了,恳求向东流放过他。

    可是,向东流却根本理都不理,凌厉眼眸夹着不浅杀意地问道:“你不是挺会出主意的吗,居然敢帮着害我女朋友,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帮我想想该怎么教训郑剑才能让我消气。”

    “这件事情,如果办得好,我一定给你自由,但你要是办砸了,相信后果你不说也应该明白。”

    “……”

    一听这话,夏玉灵和周小强四人,可谓齐齐暗笑地看着郑剑那脸色大变的状况,而后便听二麻子有板有眼地说道:“先让我打他一顿,这小混蛋以前就爱欺负我,把我当狗一样使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满的时候还跟二把斧一个德行地对老子拳打脚踢。”

    “准奏。”向东流双手抱胸地点了点头,立即让周小强四人分别立于小巷的两头,把风之余还能防止郑剑逃跑。

    不过,那郑剑可就万分惊恐了,几乎飞快叫骂了起来:“二麻子,你他妈要是敢动我一下,一定会要我爸狠狠地收拾你。”

    “呵,如果是五个小时以前,我肯定相信。”

    二麻子有了向东流的许可,简直就好像拿了尚方宝剑一般,顿时在郑剑的面前嚣张了起来:“但是如今,你老爹已经归西了,所以我还真就不怕你的报复。”

    说着,二麻子汹汹抬手,强忍着身上被向东流打伤流血的痛苦,狠狠一巴掌在郑剑的脸颊落了下去。

    “啪。”

    这一巴掌下去,二麻子整个人都脱力地跌倒在地,而郑剑,则更是被扇得眼冒金星,火辣辣的痛楚令他差点眩晕过去,简直不知道有多么的想把二麻子给一巴掌拍死。

    但很无奈,他的双手被手铐铐住,同时向东流踹他那一脚还在隐隐作痛,以及上午被打的伤痛还在持续,所以非但没法反击二麻子,反而更加痛苦了起来。

    如果说,时光可以倒流,让他重新再做一次选择的话,他宁愿不去招惹向东流。

    着实太狠了。

    他只是,把慕凌倩给骗去恐怖游乐场内吓了吓而已,居然被打了一次不够又来第二次,甚至连他老爹,都被向东流给杀了。

    “有没有吃饭啊,打别人巴掌还跌倒。”

    向东流看二麻子扇郑剑的耳光,其实心底暴爽,但却仍旧摆出一副很不满的姿态道:“给我继续扇,你要是不赶紧想办法把他弄得比你更惨,那你就死定了。”

    “是,一定会要他好看。”

    二麻子心惊地点了点头,飞快从地上爬起来,狰狞地擦了擦脑门留下的鲜血,两眼在地上扫视不停。

    紧跟着,他就在向东流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十分凶残地捡起了半块板砖,大吼一声就往郑剑冲去。

    “你……你敢。”

    郑剑看得心惊肉跳,不自觉地往后挪移了几分身子骂道:“你个狗养的,今天要是敢用板砖砸老子一下,改天老子一定砍你十刀。”

    “去死吧。”

    二麻子在向东流的威胁之下,哪里还顾得上郑剑的威胁,所以非常凶狠地扬起板砖就往郑剑的脑门狠砸而去。

    “嘭。”

    “嗷,。”

    “嘭嘭。”

    “呃。”

    一板砖不够,二麻子接二连三地将板砖砸在郑剑脑部的同一位置,弄得郑剑当场惨叫连连,哀嚎不断,同时脑门位置也开始流血,不大一会儿便顺着他的脸颊流淌到了颈部和衣襟,显得狼狈不堪。

    这还不止。

    二麻子由于没听到向东流的喊停声音,所以便自作主张地将板砖移到了郑剑的嘴巴位置,一下一下地狠砸道:“马勒戈壁,刚才还敢威胁老子是不是,看老子怎么把你的满嘴牙给砸烂。”

    “嘭。”

    “嗷。”

    “嘭嘭。”

    又是一阵狠砸下来,郑剑那满口白牙立马就被砸掉了不少,同时也被弄得嘴巴血淋淋的,就好像啃咬了什么生禽野兽一般。

    不过,二麻子却并未就此罢手,砸完了嘴巴又砸郑剑的双手十指,跟着是双脚脚板,直把郑剑给砸得哭天喊地,很快告饶了起来。

    “别打了,救命,。”

    “救命啊,我知错了,向大爷饶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