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 > 飞仙问天 > 正文 第八章 终成剑意

正文 第八章 终成剑意

  正文 第八章 终成剑意 (第1/2页)
  
  迟暮剑一挥而动,搅动这一区域的真气波动。
  
  剑芒极寒,江沅不紧不慢,眼神凌厉如刀,剑柄轻轻一摆。
  
  “水意绵绵”
  
  一上来就是天泉九十九剑,他拆开了这一招,只用了后半式。
  
  “唰唰唰......”
  
  石头上快速地流下无数剑痕,可见江沅的剑速又在提高。
  
  每一剑都是使得特别舒服,随心所欲地施展,完全不顾剑法的循序。
  
  剑术的第二层次,不拘泥于剑招,被江沅达成。
  
  经过一月的不断练习,他对于这一种操作非常熟悉,可以说得上得心应手。
  
  对于自己达成剑术第二层次,就跟做了一个梦。
  
  江沅也没想到,这剑术的提高就这么简单,只是不停练习就可达成。
  
  若是他这一个想法,被其他第二代长老知道,必然让他们泪流满脸。
  
  要知道,第二代长老也有一部分人,待在剑术第一层次,受困于这一层次。
  
  应该说他们的悟性不足,无法体会剑术的精妙之处。
  
  江沅伸了一个懒腰,对自己的要求这么快达成,距离核心弟子排位赛还有两个月,时间闲的发慌。
  
  “这个时候,大表哥也在做任务,提高自己的实力。”江沅喃喃道。
  
  整个飞天剑派,也许最闲的人就是他自己,其他弟子都在为了排位赛作最后的准备。
  
  核心弟子为了提高名次,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
  
  普通弟子为了争取核心弟子的位置,在排位赛上一鸣惊人,一跃龙门,比起核心弟子要努力百倍。
  
  江沅轻叹一声:“我想不努力也不行。”
  
  还有两个月时间,应该还可以让剑术提高一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继续待在落冰瀑布,淬炼和巩固自身的剑术,把实力提升到最极致。
  
  剑影涌动,真气暴现。
  
  江沅手中的剑又快上几倍,从出剑到成型剑招,只花了三个呼吸,而且威力更甚。
  
  “破破破......”
  
  随着他的手臂晃动,迟暮剑看似缓慢地移动,实际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虚影,早已不知刺出多少剑。
  
  落冰毫无意外,全部都被击落,化作一堆冰渣,洒落河流上。
  
  即便瀑布的水流最急的时候,一口气落下几十块落冰,都被江沅全部锁定,骤然猛地出剑。
  
  势如风火,猛如白虎。
  
  身体的动作并不大,只是手里握住剑柄,不断地挥击剑锋,听到一道道剑颤之音,在耳边不断响彻。
  
  锻炼剑法的同时,也在锻炼眼力,还有挥动剑的攻击速度。
  
  基本做到快很准三点,落冰无一没有落空,全部都被江沅一人扫荡。
  
  剑术的第二层次成功,江沅又在思考第三层次——剑意。
  
  听起来并不是很容易理解,有点虚幻的感觉,不知从哪里下手。
  
  要知道,一般的剑客或者剑仙,都被这一层次所困住,剑术很难再上一层楼。
  
  就连飞天剑派,这样的一个大门派,领悟剑意的修道者也是少之又少,每一座山峰上就那么几个人。
  
  天泉峰也就天泉十仙拥有剑意,其他的第二代弟子,都困在剑术第二层次。
  
  剑意,剑意,就是要领悟剑术和剑法中的意思。
  
  江沅陷入沉思中。
  
  他一边不断挥剑,一边在大脑中思考,手中的动作没有停止,每一个挥动的动作,就像是随心而动,不需经过大脑判断。
  
  天泉九十九剑,里面包含了水的招式,风的招式。
  
  何为水,何为风?
  
  水本来就是一种液体,一种可以流动的物质,可以改变各种形态,千奇百怪,同时水没有实质,悠悠绵绵,用手却只能感觉,却无法真正地把它抓住,有时候,它从天空中落下,变成倾盆大雨,有时候,它凝聚一起,伴随着江河流动,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冲击力量无法估计。
  
  水,也是生命之源,一旦生物离开了水,就等于失去赖以生存的需求,水是可以用来救人,不仅仅是用来破坏,也拥有一点的腐蚀力,渗透强度很大。
  
  “滴水穿石”
  
  一剑凌厉地使出这一招,完整的一招,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以剑尖为源头,聚集大量真气于一点上。
  
  做到滴水穿石的力量,却又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江沅反复地使用几次,不仅是这一招,天泉九十九剑中,关于水的招式全部都施展。
  
  “风起水涌”“如鱼似水”“悲歌易水”......
  
  花了整整三天,江沅一直都在重复这些剑招,隐隐约约又领悟到些什么。
  
  他站在河流中央,手里持着迟暮剑,剑锋划动虚空,同时剑身削过河面,激起一阵水花。
  
  水滴不断落下,江沅望着水滴的同时,脑海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这些招式是死的,可要让它们活过来,那便是剑意。
  
  水本来就是抓不住,他在剑招中少了几分刚猛,却多了几分阴柔。
  
  一招“悲歌易水”,如同一位歌者在唱歌,迟暮剑一横而过,水面顿时裂开一条鸿沟。
  
  持续了整整几秒,像是分割掉一样,而这一招上面,江沅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度。
  
  用的都是阴柔之力,水代表的就是阴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大唐第一驸马爷 高武:我以仙法护华夏 不科学御兽 说好的文弱谋士,你一人战三英? 离婚后,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负责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洪荒武祖传 每天摇出绝世仙资 从长平之战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