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医毒妃 > 第1325章 小舅舅,杀了他
    一把火枪对准了君慕凛的眉心,盖尔执枪的手有点哆嗦,因为他看到君慕凛手中的武器。

    那是一挺机枪,可是他却不知道那东西叫什么,因为他见都没见过。只知道肯定是枪支,但却不在他的知识范围之内。

    再看随君慕凛一起来的那些东秦将士,每人手中都有一把奇怪的东西,像是枪支,可是这种枪支又与他前世所能接触到的不同。

    有长有短,有大有小,形态颜色各异,是前世的长官都不曾佩过的。

    他有些恍惚,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穿越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还是那个他所了解的只有冷兵器的古时吗?可为何东秦人居然能拿得出这种东西来?

    盖尔放弃了,执枪的手也放了下来。枪与枪的对决,他的火枪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

    宫中他所培养的势力也在跟东秦人拼命,有拿火枪打的,有举刀剑拼的。

    那是寒甘最勇猛的将士,每个人都力擎千斤,可是在东秦人面前,却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东秦的枪声突突突突地响起来,眨眼工夫,冰宫血流成河,他的人,一个都没剩下。

    “你们究竟来自哪里?”盖尔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哆嗦,甚至情急之下还飙出一段叫人听不懂的语言来。他问君慕凛,“你的枪是什么枪?你来自哪年哪月?”

    君慕凛是挑着听的,因为有一串话他不明白,但来自哪年哪月他听懂了。可是这话怎么回答?什么叫他来自哪年哪月?他当然就来自这年这月啊!

    白鹤染曾说过的一句话在他脑中回响起来:你的枪比我的枪整整落后一百年,你拿什么跟我比?

    好像突然就明白了盖尔的问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白鹤染曾经给他描述过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平行世界,时空穿越,莫不是这盖尔……

    “原来是后世之魂,平行而来。”他笑了起来,眼中紫光更深。他将白鹤染说给纳兰景的话重复给盖尔听:你的枪比我的枪整整落后一百年,你拿什么跟我比?

    盖尔瞬间就蔫了,整个人晃了几下,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火枪落地,立即有人上前将那火枪拾了起来。他也没有去拦,因为知道一把火枪在这东秦十皇子面前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他苦笑,“一百年,一百年啊!怪不得你手中的枪我都不认得,怪不得你们对我的火枪队是碾压性的胜利。原来你来自我的一百年后,那是我前世没有活到的时代。”

    他看向君慕凛,眼中现出乞求,“你能不能告诉我一百年后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还有战火吗?还有君王吗?枪支都进步了,其它的呢?一百年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可惜,君慕凛没有办法给他答案,甚至后来盖尔再飙出奇怪的语言,他还是听不懂的。

    但是他知道,阿染一定听得懂,如果阿染在这里,一定会把盖尔想知道的都告诉他。

    见他不吱声,盖尔又有些恍惚,突然就想起来君长宁说的话。

    不是这位十皇子,是那位天赐公主带来的枪。他一下就明白了!

    “问你没用,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不是来自后世的。真正来自后世的那一位,是你的未婚妻,是那位天赐公主。她人呢?她有没有跟你一起来?”

    他开始上下寻找,可惜,闯进冰宫里的外来人,全部都是男子。

    “你为什么没有把她带来呢?我就想同她说说话,我就想问问她后来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我不跟你们作对了,我把寒甘都送给你们行吗?让我见她一面,让我跟她说说话!”

    落修听不下去了,开口喝斥:“我们家王妃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奇奇怪怪的说些个鸟语,鬼知道你说的是些个什么玩意。寒甘丞相,国君位才坐了几天,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谁!”盖尔大吼,“我是盖尔,艾拉弗斯盖尔!我是这个时代的唯一,是寒甘史上最伟大的君王。我有火枪,有望远镜,我还给他们带来了火柴和照相机。可惜火柴已经没有了,照相机也摔坏了,但我的火枪和望远镜却是寒甘神器。他们奉我为神明,是我给了他们入主中原的希望,只有我,才能让寒甘真正的强大起来!”

    他拼命的喊,一会儿是能听懂的话,一会儿是不能听懂的话。君慕凛就看着他失控一样的疯狂,突然就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遇到他,染染有一天会不会也是这样?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茫然无助,或是被人当成怪物,或是被人奉若神明?

    他绝不希望是那样,他的染染要过有血有肉的正常人生,而不是像盖尔这般,精神失常,一天到晚全都是妄想。什么最伟大的君王,跟他的染染比起来,这盖尔什么都不是。

    盖尔还在那里发疯,一会儿说自己的火枪有多厉害,一会儿又把望远镜拿了出来。

    落修怀里还揣着一个从寒甘将士那抢来的望远镜呢,这会儿见还有一个,赶紧吩咐身边的将士:“快快,快把那东西给我抢过来,可别让他给摔坏了。主子说了,我这个拿回去哄皇上,他手里的这个正好送给王妃,咱们王妃可不能缺了好东西。”

    于是立即有人上前,一把将盖尔手里的望远镜抢走了。

    落修乐呵呵地一并收起来,盖尔也不过来抢回去,只一个人坐在地上细数这些年他对寒甘的功绩,还细数自己有多少女人和子女。

    数来数去,竟是点点头说:“够本了,就算是死了也够本了。要是还在前生,我不过就是个小兵,哪里能得这般锦衣玉食,哪里会娶到那么多妻子。活了两世,够本了。”

    这些话是听不懂的,他用最熟悉的母语说出来的话,听在东秦人耳朵里就跟鸟语差不多。

    不过很快地,他的话就变成了这个时代人人都懂的正常话,他大声地问君慕凛:“你知道你的未婚妻来自哪里吗?你知道她根本就不属于你们这个时代吗?东秦人不是常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你们怎么没有把她当成妖怪?妖怪是要被烧死的,是要被处置的!”

    君慕凛都听笑了,“我一个魔王,娶个妖怪不是太正常了。她要真是妖怪,那才是老天爷赐给小爷我的良配,也是这天下人对她最大的赞美。我君慕凛的媳妇儿,怎么可以是普通人。”说完,又琢磨着问了句,“哎,你说你如果就这么死了,会不会又回到你们那个地方?”

    盖尔一愣,一下子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当时就现了狂喜。

    对啊,前世死后来了这里,如今再死,是不是还能回去?

    可是这种狂喜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熄灭了下去。

    他摇头,“不能,我前世根本不是死后才来的,我是在雪山里迷了路,稀里糊涂来了的。所以我的样子没变,所以我随身带着的东西都还在,也所以这一世我若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他想到一个关键:“你的未婚妻是前世死后才来的?”

    君慕凛很认真是想了一会儿,点头:“兴许是吧!恩,应该是的。”

    盖尔苦笑,“她真好命,她是实实在在的活了两世,而我,算不上两世,只一世罢了。东秦十皇子,好好珍惜你的女人吧,别让她死了,因为一旦她死了她就会回去,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这世上之事玄之又玄,一切都是命数。我在寒甘几十年,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世上的唯一,可是没想到,在东秦,还有另一个唯一。”

    他说到这里,突然又激动起来:“不对,有我又有她,那谁又能保证不会还有下一个呢?她比我的时代晚了一百年,那如果还有另一个人比她的时代也晚了一百年,是不是就意味着你们东秦也有被灭国的那一天?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天道轮回,这就是命数!”

    盖尔疯了,胡乱喊着人们听不懂的话,又哭又笑。

    君慕凛到也把他的话仔细想了一遍,不得不承认,盖尔说得有道理。很有可能在这个天下的某一处角落,就有一个比他们家染染还要厉害的人。

    但是那又如何呢?兵来将挡,他始终会站在她身边,是护她也好,是并肩作战也罢,总归都是他们二人一起面对所有会发生的可能。他绝不会让她孤单一人,不管从前还是往后。

    “杀了他!小舅舅,请你一定杀了他!”突然之间一声大喊传了来。

    众人回头,只见东秦的将士正带着一名少年往大殿走来。少年怀里还抱着个孩子,三岁左右模样,没有哭,只紧紧搂着少年的脖子,微微颤抖。

    冰宫里的战火已经停止了,除去寒甘宫人以外,所有参与战斗的寒甘将士都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死去。东秦将士搜遍了皇宫,终于找到了被关在一处偏僻宫院的两个孩子。

    “小舅舅!”少年扑通一声跪到君慕凛面前,泣不成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