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翻天 > 第419章今夜有虎妞被打
    陆曼欣的眼睛就像淬了毒,狠狠瞪着宋文彬。

    她的样子成功的引起了姜白幂的怀疑。

    “宋文彬,这人你认识?”

    “不认识。”

    宋文彬面色平静,陆曼欣眼中的愤怒和恨意,他能感受得到,可此时的陆曼欣顶着一张整容脸,宋文彬着实不认识她。

    “这就奇了怪了,你不认识她,她却像被你杀了全家一样瞪着你,不合逻辑呀,你好好想想,除了之芯,你是不是还祸祸过别的女人?”姜白幂问。

    “没有,和陆曼欣以前,我就谈了芯儿一个女朋友。”在那些情窦初开的岁月里,宋文彬把他毕生的浪漫和宠爱都给了唐之芯。

    他们的开始是甜的,只是后来变了质,失了甜份,只剩下难以下咽的碎玻璃渣,人们都说他这样的男人是甘蔗男,先甜后渣。

    周擎苍也被这阵仗吓到了,从宋文彬和姜白幂身后钻出来,看着陆曼欣,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谁呀这是,瞅着眼熟又没记忆。”

    陆曼欣是个惜命的人,自然不会真的撞上来和宋文彬等人同归于尽,她就是愤怒,想吓吓宋文彬,顺便做个实验。

    如今实验结果出来了,姜白幂周擎苍没有认出她来,宋文彬也没有,宋文彬和她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连他都认不出,想来陆之岩和唐之芯也轻易认不出。

    如此一来,陆曼欣就放心了。

    她踩下油门,火速去了宋文彬旁边的车道,反方向行驶,并且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嘟……嘟……”

    “喂?”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

    与此同时,宋文彬加快的回市区的车速,周擎苍一脸心有余悸的直呼吓死了,白幂则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陆曼欣的车。

    “见个面吧。”陆曼欣对电话那端的人说。

    “见面?”

    电话里的人低笑了一声,问“谁呀你?我们很熟吗?”显而易见,她不认识陆曼欣的声音。

    “一回生二回熟,多见几次就熟了。”

    “无聊。”电话里的人作势就要挂电话。

    “傅婉婷……”陆曼欣叫出她的名字,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不见我会后悔的。”

    傅婉婷这才有了继续和她通话的兴趣:“说来听听,你敌人是谁?”

    她走到酒柜跟前,倒了半杯红酒。

    陆曼欣一字一顿:“唐之芯。”

    傅婉婷美眸微眯,抿了口酒:“我和她没仇。”

    “我都看到了。”陆曼欣亮出一张底牌,说,“今天在唐之芯的亲戚家附近死了个人。”

    傅婉婷拧紧了眉。

    她听懂了,这是有目击证人的意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傅婉婷不知道陆曼欣具体知道多少,这种事死不承认就对了。

    “你不懂没关系,反正我录了视频,警方能懂就行。”

    “我凭什么相信你?”傅婉婷急了,将红酒一口闷光。

    “让你相信我很容易,只要给你看我录的视频就可以了。”

    “……”

    “傅小姐应该感到庆幸,我和唐之芯不是一边的,不会把视频交给她。”

    “你想做什么?”傅婉婷耐着性子问。

    “想做的有点多,具体的见面会告诉你,当务之急,是傅小姐要抽出时间来和我见一面。”

    恰在此时,傅婉婷酒店客房的门铃被摁响了。

    她透过猫眼见来的是傅修远,立刻就对陆曼欣说:“挂了,明天再联系。”

    “爸,您怎么来了?”

    傅婉婷笑盈盈的给傅修远开门,走廊里只有傅修远一个人,连个保镖都没带。

    “别看了,整个酒店都被我控制了。”

    傅修远沉着脸进去。

    为了不让他和傅婉婷今晚的谈话内容外泄出去,他不仅清空了整个酒店,还让人切了监控系统。

    今晚,他和傅婉婷的交谈,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一言不合就控制酒店,爸这是要进军投资餐饮休闲旅游业了吗?”傅婉婷双手环胸跟在傅修远身后,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傅修远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搧了她一耳光。

    “啪——”

    “啊——”

    这一巴掌搧的毫无预兆,并且傅修远用了十成力气,只一耳光就把傅婉婷打来跌坐在地。

    “爸——”

    傅婉婷疼的目眦尽裂,耳朵里嗡嗡作响,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咬紧了牙槽,如果傅修远不是她爸,她一定会跳起来撕碎了他。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傅修远将外套脱来扔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带,并活络了一下筋骨,乍一看好似停不下来要继续打人的节奏。

    “不、知、道!”

    傅婉婷红着眼睛一字一顿,她当然清楚傅修远打她的原因是什么,无非就是她绑架了唐之芯又弄死了他的养子张悬。

    “还真是随你妈,犯了错死不承认的样子,简直和她一模一样。”傅修远解开衬衫袖口,将袖子挽到了胳膊肘处。

    “你别说我妈!你有什么资格说她?她都被你逼成精神病患者了,你不回去照顾她,还在这里打我,你这么冷血无情,有什么资格说她?!”

    “我要真冷血无情,就会亲自带着执法人员来抓你,还搁这儿教育你?”说着,傅修远弯腰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然后,接着教育傅婉婷。

    “张悬从小就养在我们家,算得上你的半个亲哥哥,你怎么下得了手?”傅婉婷嗜杀成性,让傅修远很头疼,好几次都想亲自了结了她。

    “他活该!”傅婉婷愤恨地说,“谁让他不准我动唐之芯的?!”

    话音刚落,又被傅修远狠狠地搧了一耳光。

    “啪——”

    “不知悔改!”傅修远怒火冲天,恨不得几耳光直接把傅婉婷抽死。

    傅婉婷偏着头,脸上火燎燎的痛着,也及不了她内心半分痛。

    半晌后,她抬手擦掉嘴角的血丝儿,继而看向傅修远。

    “爸,你这么生气,究竟是为了我要了张悬的命的事,还是我想要唐之芯命的事儿?”

    傅修远看傅婉婷的表情就知道她的不定时神经病又发作了,那眉瞬间就拧成了川字:“关她什么事?你不要什么事都扯到她身上。”

    “不关她的事,那你成天对着她的照片视频发呆做什么?”跪久了,难受,傅婉婷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起皱的睡衣,坐去了傅修远斜对面。

    “自打大半年前,陆之岩公布了他和唐之芯的恋情,唐之芯进军娱乐圈上了《热血人生》那挡节目以后,凡是和她有关的采访物料,爸都会反复观看不止二十遍以上。

    连我妈都看得出你对唐之芯存了不轨之心,再次发了精神病,姐姐更是不远万里漂洋过海,立刻打飞碟回来照顾妈。

    爸还有什么好否认的?

    这些年,爸迷恋过的女明星,在外边玩过的女人,多都我两双手都数不过来,承认你迷恋唐之芯,气我想杀了她,有这么难吗?”

    傅修远冰沉着脸任由傅婉婷热潮冷讽,他是唐之芯的铁杆粉丝不假,但他气的是傅婉婷的不自量力,半晌后,他掀动了薄唇。

    “就算我痴迷唐之芯,你也不该动她,她是一般女子吗?身后有陆之岩,有整个陆家给她撑腰,你动了她,陆之岩能放过你?”

    “不放过就不放过呗,只要能阻止你在外边沾花惹草,就算是陆之岩横在我面前,我也会从他身上踩着过去阻拦你。

    妈可经不起刺激了,你要是再给弄个小老婆回去,她会死的。”

    “……”

    傅修远抬手扶额,“没有小老婆,从来就没有小老婆,你们到底要我解释多少次,才肯相信我。”

    “相信你?”

    如同听了个笑话,傅婉婷笑问傅修远:“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傅修远想要个儿子继承傅家的香火,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这些年为了生个儿子,你在外头养了多少个女人,真以为我们母女三个什么都不知道吗?”

    “就算我真的想生个儿子,这事和唐之芯有什么关系?她是陆之岩的女人,我挚友的儿媳妇,我还能把她绑回家霸占了不成?”

    “你当然不敢把她绑回家霸占,但你敢把她绑去乡野田间幽会啊。”说到这里,傅婉婷忽然转了话峰,笑看着傅修远。

    “这就是我要张悬死的原因,他是帮凶,帮着你出轨,帮着你伤害我妈,这些年你在外边谈过的恋爱,养过的女人,他什么都知道。

    如果说你是西门庆,外边的女人是潘金莲,他就是王婆子,活该千刀万剐。”

    傅修远正襟危坐,严肃的看着傅婉婷,越看越觉得心里瘆得慌,这闺女冷血无情嗜杀成性,他这个父亲对傅婉婷来说早已形同虚设,起不到威慑的作用。

    傅婉婷想做的事谁都阻止不了,傅修远心里很清楚,他驯服不了傅婉婷,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警告和劝诫。

    “还是那句话,唐之芯不能动,得罪陆之岩对你没好处,我当她是侄媳妇,让张悬带她去乡下地方见面,是不想被你们母女几个知道。

    事实证明,我的安排没问题,你们一晓得我要见唐之芯,就开始兴风作浪,甚至还杀了人。

    婉婷啊,脑子有问题的是你们,不是我。”

    “那你就和我妈离婚,把我逐出傅家啊,这样不就一了百了,谁都不会再管你了?”

    “我和你说不清楚。”永远都不要试图和女人讲道理,因为她们会坚持自己就是道理她妈,傅修远气得站了起来。

    傅婉婷见他要走,连忙说:“我摊上麻烦了,好像有目击证人,说有视频,还约我见面,我好歹也是爸的女儿,不如爸也去感受一回杀人的筷感,救女儿一命?”

    “……”傅修远嘴角抽了抽,他想杀人,现在就杀,杀了傅婉婷为民除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