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的电话很简短。

    她打完之后,看了看病床上的郗宁煊叹了口气,又冷笑着看向秦明月。

    揶揄道:“秦明月,这下你得逞了。”

    秦明月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我和郗宁煊要解除婚约了,你这个扫把星小三,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吗?”

    “什么?”秦明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要在这个和他解除婚约?颜溪,他这个时候最需要亲人朋友的鼓励和关爱,他那么在乎你,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你是他的未婚妻啊!”

    “在乎我?”颜溪冷哼一声,“一个在乎我的男人,会碰都不碰我一下?会在喝醉之后喊得全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秦明月,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行吗?”

    “你这幅义正言辞指责我的嘴脸,真的太恶心了!”

    “颜溪,你……”秦明月被颜溪的话说的有些发懵,竟然直接怔住了。

    他没有碰过颜溪?

    他喝醉之后喊着别人的名字?

    秦明月猛地想起三年前自己生日的那个晚上,喝得不省人事的郗宁煊,嘴里喃喃地喊着,明月,明月……

    他……

    颜溪原本是忍不住嘲讽秦明月,可是看到她那副若有所思,泪眼盈眶的样子,心里又说不出的刺挠。

    说到底也是她从小笼络的男人,可心里竟然全都是眼前这个扫把星!

    “怎么,没话说了吗?”颜溪跟着冷笑一声,拿出手机,对着秦明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满意地看了看,点了几下手机。

    “你做什么?”秦明月被手机拍照的咔擦声醒过神来。

    “将小三的照片发给经纪人啊!不然我怎么在大众的同情之下,以受害者的身份,解除和郗宁煊的婚约呢?”

    “你!”秦明月一直以为颜溪这人虽然又假又自私,但至少对郗宁煊是掏心掏肺的,可没想到,现在郗宁煊出了事,她竟然是这样一副嘴脸。

    看着秦明月一脸气愤的样子,颜溪突然心情不错,她勾了勾唇,“秦明月,郗宁煊是为了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可要照顾他一辈子哦!哦,对了,我知道你家负担不起他的医疗费,你放心,你可以去求郗家出钱。”

    看着颜溪这样,秦明月突然就不生气了。

    她知道自己指责颜溪自私,抹黑郗宁煊这些事情,她都不会改变主意,所以她只是悄悄打开了手机的录音模式。

    秦明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颜溪,首先,我要跟你说清楚,从我出国以后,我和郗宁煊这三年来都没有联系过,这次也刚好是因为他进了我实习的剧组,才有一些工作上的交集……”

    颜溪听到这里,眼睛一瞪,张嘴想要打断,就见秦明月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你不用急着打断我,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我只是希望把事情跟你说清楚而已。郗宁煊和你订婚之后,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其次,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难道你和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对你来说,这样不值一提吗?”

    颜溪闻言脸色一变,“你问这个做什么?”

    秦明月看出颜溪的警惕,苦涩的一笑,垂下眼帘,轻轻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且,我想郗宁煊也一定想要知道答案,虽然他听不到。”

    秦明月此时的状态,有几分真的伤心,但也有几分是在颜溪面前演戏。

    不过,她这副样子倒是打消了颜溪的疑虑。

    颜溪默了默,半晌才开口说道:“因为从一开始,他要找的那个人就不是我。”

    颜溪轻笑了一声,嘲讽中竟然带上了一两分苦涩,“小时候,有个女孩救了他一命,给他围上一条红毛线围巾,他就发誓要报答那个女孩。傻不傻?就因为他以为那条红围巾是我的,以为是我救了他,就愿意宠着我十几年,还愿意娶我……”

    “秦明月,谎话说久了,很烦的。说起来,我也算是解脱了。”

    说完,颜溪舒了口气,转身优雅地离开了病房。

    红毛线围巾?

    秦明月愣住了。

    脑海中,那一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

    爸爸用木板和铁丝给她做了一个小雪车,她就兴高采烈地和哥哥跑出去玩儿。

    她为了找到雪被破坏得少的地方,跑到了军区大院旁边的巷子,看到几个男孩将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埋进雪堆里……

    她和哥哥废了好大劲儿才把那个男孩用雪车拖到军区大院的门口。

    她看他冻得不行,还把自己的毛线围巾给他围上了。

    那是一套大红色的三件套,帽子围巾和手套,是妈妈给她织的,她给出去的时候,还挺舍不得……

    “你可真傻……”

    秦明月转身看向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郗宁煊,蹲下身子,轻轻握住他冰凉的手指。

    “郗宁煊,这下,该我来还你了,咱们两个就这样欠来欠去,这辈子怕是还不清了呢……” 富品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