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最后一只鲲鹏 > 第二十一章 安排
    “回禀前辈,晚辈叶璇,叶青云正是家父,这是晚辈的弟弟,冰辰,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与晚辈却是相依为命,一起历尽艰辛方才来到清月宗的。”叶璇恭敬地说道,将冰辰的身份也是说明,以免故意欺瞒,引起这王长老不喜。

    “嗯,小小年纪,炼气巅峰,比你那父亲天资还要好,青云曾是老夫的弟子,后来因家事下山而去,如今只你一人前来,是你叶家出现了变故?还是青云出事了?”老者眼中闪过一缕精芒,淡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在座的几位都是一惊,彼此面面相觑,脸色都不好看。

    叶璇闻言,却是心中一酸,埋藏了好多天的痛楚,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

    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声音哽咽道:“还请前辈替爹爹报仇,爹爹正是被奸人所害,至今生死未知,叶家也已经……”说到后面,竟是哭泣出声。

    身旁的冰辰吓了一跳,见到叶璇跪下了,自己也没考虑,扑通,也跪了下来,双手握着叶璇的胳膊轻唤了声:“姐姐。”

    “哎~当初老夫便不赞同青云离开,为了继承你叶家家主之位,他还是执意下山而去,如今却是……”说着,老者摇了摇头,目光不经意地扫了眼下首的那位中年女子,女子容颜清丽,风韵犹存,想来年轻时也必是位美女,只是此时却眼眶微红,黯然神伤。

    “罢了,修仙者有修仙者的规则,我等不好插手凡间之事,你若报仇,还需自己努力,即是青云之后,便留在山上吧。”老者顿了顿,看向冰辰,倒是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接着说道:“小家伙,你打算如何?”

    “啊?我和姐姐一起,我也要留在山上,我要修仙!”跪在那里,本来是看着哭泣的叶璇,心中怜惜,还一手轻拍着叶璇不宽的背脊,表示安慰的冰辰,忽听闻老者叫他,便抬起头,毫不犹豫地说道。

    “嗯,可宗门有宗门的规矩,你没有一丝修为,若是想加入清月宗,便要参加半年后的收徒考核,方能成为清月宗的弟子,而叶璇,你本身修为不弱,考核则是不必,可直接成为清月宗弟子,只是你俩会暂时分开,你二人意下如何?”

    旋即,手一挥,一股柔和之力将跪着的叶璇与冰辰托起。

    叶璇与冰辰彼此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

    既然来了,便听王长老安排,总比被人不管不问的好。

    “前辈,我和弟弟一切听前辈安排。”叶璇恭敬地说道。

    王卓微微点头:“青儿,你先带这小家伙去杂役房安排一下,暂时住下。”

    “是!”叫做青儿的女弟子应声而出,对着冰辰说道:“你跟我来。”

    “姐姐,那我去了啊。”冰辰握起叶璇的玉手,点了点头说道。

    对他来说,叶璇有此待遇也很正常,他可没有丝毫嫉妒与不服气,心里也真心当叶璇是自己的姐姐,为她能先一步进入清月宗而感到高兴。

    可这对叶璇来说却有些不舒服,刚进宗门便要和弟弟分开,而且弟弟的情况明显要差很多,杂役房是什么地方?心中不忍,可又不好出言反对,毕竟这是王长老的好意,再者说,自己身负大仇……

    贝齿轻咬红唇,看着面前英俊中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用力点了点头,却是什么也没说,一切心意都在那一眼深情之中。

    冰辰跟着青儿走出大殿。

    当二人一离开,大殿中的美妇忽然站起身,拳头紧握,美目中充满杀意,对着王卓弯身道:“师父,请准许弟子下山,为师兄报仇!”

    此言一出,另外三人也是随之站起,彼此对视一眼,齐齐道:“师父,我等也随师姐一起下山,为大师兄报仇!”

    叶璇站在大厅中忽然见到这一幕,小嘴微微张了张,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暖流,原来在座的都是爹爹的兄弟姐妹……

    眼眶滚动着泪水,在震撼中逐渐朦胧。

    “胡闹!要是我们修仙之人,都去插手凡间之事,这天下还会有凡人吗?这是潜在的规则!你们不懂?”

    王卓重重地将手上的的茶杯置于桌上,力道把握刚刚好,声音虽大,却不见茶水渐出来,茶杯也丝毫没有裂痕。

    “师父,师兄遇到的明显也是修仙者,并不是凡人,否则也不会像璇儿所说,生死未卜。”美妇咬着银牙,心有不岔地说道,最后转头看向叶璇,一脸怜惜之色。

    “为师知道你与青云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之深亲如兄妹,可青云早已不是你们师兄了,二十二年前,离开山门的那一天,就已经拜别了为师,并立誓此生不论如何都不会和清月宗有任何牵扯,今日叶璇独自来此,为师才由此推测,他怕是走投无路,才会让女儿前来,自身没有来,想来已经结束了此生。”王卓目光也是温和地看向叶璇,说到最后,声音弱了许多,没有人发现,在他袖袍中,一双苍老的手,却是紧紧地握成拳,发泄着心中的伤感。

    “师父!”

    “不必再说,叶璇天资不俗,报仇之事,还是由她自己去完成,你等不许插手!都退下吧,让为师静一静,叶璇你留下。”王卓挥了挥手,有些意兴阑珊,显然对于叶青云的遭遇,并不像他表现得这般铁石心肠。

    他在清月宗可是人人都敬仰畏惧的外门执法长老,说一不二,为人正直不阿,严厉慎行,几乎没人敢逆他的意。

    一生收了五个徒弟,叶青云便是他的大徒弟,虽说早已断绝关系,但人心都是肉做的,这五个徒弟都是从小跟在其身边,看着长大,都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此间的噩耗,他也是痛心疾首。

    待的四人离开,王卓闭上了眼,就那么靠在那里,整个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叶璇心中五味杂陈,看这王长老言语神情,并不像真的不在乎爹爹的生死,反而她能真切的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悲伤至这位垂暮的老者身体中隐隐散发出来。

    半晌后,王卓睁开眼,眼中精芒闪过,似又恢复了严厉精明的执法长老身份。

    “你怨老夫吗?”淡淡的声音从王卓口中传出。

    叶璇认真地看着王卓,丝毫没有被他这副神情所惊,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娇柔的身子又一次跪了下去,深深地一拜。

    王卓见此,并未阻拦,站起身,走了下来,就这么径直从叶璇身边走过,飘然地声音回荡在大厅中。

    “老夫金丹中期,不足以教你,随老夫去内山,老夫帮你寻一师尊,保你一年内跨越此境界。”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他没有说,清月宗曾经便是女子宗门,最适合叶璇的便是清月宗的女子功法,他要带叶璇去寻一师尊,那必是位修为高深的女修仙者,也算是为他那不幸的弃徒做些事情。

    ……

    名为青儿的少女带着冰辰,一路走来,穿过一座座殿宇楼阁,路上时不时遇到一些男女弟子,都是笑着打着招呼,看其人缘倒是不错,只是从大殿出来,这青儿都没有和冰辰说过一句话。

    冰辰也不介意,自顾自地打量着这人生第一次所踏入的人类修仙宗门,心中感慨万千。

    “修仙啊!修仙!想我一只海里的小鱼,也有今日化人成仙的机缘,嘿嘿。”

    正在冰辰憧憬之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杨师兄~,杨师兄在吗?有新人来啦。”

    突然的大喊声,吓了冰辰一跳,却是发现青儿停在了一座四层阁楼前,并未再前行。

    抬眼一看,这座阁楼上高挂着三个大字——杂役社。

    “原来是青儿啊,真是稀客!来来来,进屋说。”一位中年男子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见到青儿很是热情,微微让出身位招呼其进屋。

    青儿也不客气,背着玉手,轻盈地走了进去。

    青儿进去后,男子随意地扫了眼冰辰,淡淡地开口:“你也进来吧。”

    冰辰微微一笑,并未说什么,跟着男子进了这杂役社。

    这杂役社的大厅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圈木质柜台,柜台后面有着若干书架,在之后便是一扇偏门和一座通往二层的楼梯了。

    “杨师兄,他叫冰辰,我师父的亲戚的弟弟,师祖让我带他来请您给安排一下,他要在此住上半年,参加半年后的入门考核哦。”青儿俏皮地笑着说道,在大厅中闲庭信步,玉手还拿起柜台上一本册子随意翻了翻。

    “师父亲戚的弟弟?那不还是亲戚嘛?原来是个关系户。”杨姓男子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道。

    这青儿的师父可是秦璐瑶,金丹初期修为,外门中虽没有什么职位,但人修为放在这,又是执法长老的大徒弟,地位可不一般,这也是他对于青儿客气异常的原因,青儿便是秦璐瑶的关门弟子,没有之一。

    “原来是王长老吩咐的,还请青儿回去回禀王长老,在下一定安排的妥妥的,请他老人家放心。”

    杨姓男子一脸献媚之色,又是转向冰辰笑眯眯地说道:“这位小兄弟贵姓?在下杨林,此间杂役社管事,小兄弟不嫌弃,叫我声杨哥就行。”

    这态度转变之快,让冰辰一时愣了愣,有些不适应。

    旋即,很快反应过来,拱手笑道:“杨哥,在下冰辰,这以后便要多多麻烦您了。”

    “哎,大家兄弟,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冰辰贤弟,你且稍等片刻,为兄给你取些日用所需来。”

    说完,看了一眼正背对着二人四处打量的青儿,便转身快速向二楼小跑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