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匝糊涂的爱 > 正文 第19章 二团疑惑
    自从秀秀走后,我整天魂不守舍的。恍惚间,好几天没有看见村长了。可想而知,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该是多么难过。他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经历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准备去看望一下村长。

    一路上,我纠结着:秀秀生前为何一提去观音洞就大惊失色,可到后来秀秀却偏偏又留在了观音洞,观音洞里究竟隐藏着秀秀的什么秘密吗?高阳那么爱秀秀,为何在玉龙洞里不和秀秀一起守护着孩子们?这样至少可以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不是吗?二团疑惑缱绻在我心中。

    我快到村长家时,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和村长讲话。“这下你死心了吧,不能说是你害死了他们,可你再不用担心他俩结婚了吧?”女人说过这话,就嘤嘤地哭了,哭声低沉。也许是这话击中了村长的软肋,村长嚎啕大哭:“老天啊,报应啊,怎么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一双儿女呢?千不该万不该这样来惩罚我。我的命啊!”我当时不知所措。我想了想,每次到村长家,除了秀秀外,就没有见过第二个女人。是啊,我从来没有见过秀秀的妈妈。记得上次问高阳,他告诉我,秀秀妈在年前病死了。我当时也就没再多问。现在怎么多出个女人来呢?看他们都沉浸在悲痛中,没有发现我。我也感到此时不应该在这里出现,我赶紧收住脚,悄悄地溜了回去。

    几天又过去了,还是没听到过村长的马铃声。我却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林珊疯了。听说她得知秀秀和高阳离去的消息后,情绪非常激动,先是嚎啕大哭,继而破口大骂,然后又仰面大笑。笑着向后拗过去,一头倒地,昏了过去。那天恰巧是她出院后上班的第一天。单位的同事不知她得了什么病,就把她又送回了医院。经医生诊断,她是受了刺激,气急发疯,要不是这一次栽倒,问题还不大;这一倒地,大脑受到撞击,险些要了她的命。看来,她要在医院里养上个一年半载了。对于林珊的疯,我倒感到在情理当中。因为他爱高阳胜过自己的生命。她高傲的性格怎能接受如此打击,自己心爱的人突然离去,肯定是心疼无处安放;可她所爱的人却是和他所恨的人牵手而走,她咋能不气急发疯呢?可惜了她的一腔挚爱,一世情缘……

    我身为高阳生前的同事,目前学校唯一的老师,决定代表全校师生去高阳家慰问,确切的说是代表我和十二个孩子。我到村商店买了点慰问品,在一个孩子的带领下,翻过后山,趟过小河,来到了高阳家。高阳家里只有他妈妈一个人。孩子介绍我后,她低声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楚。显然,母亲还沉浸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中。我惊讶的是她抬头看我的一刹那,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她仔细地端详了我一会,然后深深低下头来。过了一会,她又努力地抬起头,好像有话要说。我搀着她走到屋子里间,她颤抖地拿出了一个包裹整齐的红布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我一看是一枚金色的戒指。这枚戒指打开她尘封的记忆,也揭开了我心中疑团……

    “二十五年了。当时我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姑娘,阴差阳错爱上了我的表哥,就是现在的村长、秀秀的爸爸。年少无知的我们在大山里偷吃了禁果。当我发现自己怀上他的骨肉,还没来得及把惊喜告诉他时,表哥接到了应征入伍的通知。军令如山倒。表哥义无反顾地参军去了。为了自己的脸面,我草草地嫁给了高阳的爸爸。表哥到了部队一直思念着我,多次写信给我。可我已为人妻,就将这份爱埋在心底,一份信都没回过。表哥在度日如年中,终于熬来了两年一次的探亲假。回到村上,表哥连自己的家都没回,就直奔我的娘家。恰巧,我当时也在。当看到我怀抱着个娃子已是别人的婆娘时,他双目含泪,紧咬牙关,二话没说,就扭头走开了。他很快就托人介绍到一个姑娘,仓促地结了婚。那个姑娘就是后来秀秀的妈、我的表嫂。他当时只有十天假,听说他是哭着回部队的。两年后,他退伍归家时,秀秀已经牙牙学语了。我们各自有了家庭,就再没说过一句话。我知道,他是在恨我水性杨花;可他哪里知道我的难处啊!我们两家就这样由亲戚变成了仇人,不相往来,直到阳儿的爸爸去世,我们两家才开始走动”。

    “后来,阳儿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上县一中,他才勉强来登门道喜。多年不走的亲戚就很生分,不显得亲了。我一直在心里埋藏着阳儿身世的秘密……后来,秀秀考上高中和阳儿恋爱了。我看不说不行了,我找到表哥,告诉了他高阳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当时惊讶的嘴张了老半天,用手狠狠地敲打自己的头,只说一句咋不早说的呢?!”

    “再后来,表哥一个劲地阻止秀秀和阳儿恋爱。表嫂不明白他为啥要这样做,就气愤地一再逼问他,表哥终于艰难地说出了阳儿身世。表嫂不听则已,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但她既不能给丈夫闹翻,又不能告诉秀秀真相。就这样一直憋着,直到憋出了病,哭笑无常,满山疯跑,最后死在了观音洞里……从那以后,秀秀觉得爸爸对不起妈妈,同时也不爱自己,再加上林珊的威吓,就开始叛逆不学习,整天上网打游戏,混到高中毕业。回家等着阳儿来娶她,他俩一直到死或许都不知道竟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糊涂啊,多糊涂的爱呀,太会捉弄人了,到底要伤多少人心才够?”说到这里,她就嘤嘤地哭了,这一哭,我想起来了,我那天在村长家看见的女人应该就是她,怪不得我见面后就感到面熟。

    她哭了一会,擦了擦眼泪说,高阳以前在她面前提起过我,今天见到我,感到很亲切。说这个戒指是准备送给未来的儿媳的,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放在家里看了更伤心,要我一定收下。我尽管不想伤老人的心,还是婉言谢绝了。然后,我说了些会经常来看她的宽慰话,就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学校。

    谜团终于揭开了。秀秀因为自己的妈妈死在观音洞,就再也不愿去那伤心地。可毕竟闺女是娘身上的肉呀,老天还是把她交给了她母亲。

    高阳毕竟是秀秀的哥哥,真的无颜面对自己糊里糊涂、摇摆不定爱着的妹妹。老天是命令他在玉龙洞的石缝里面壁思过吧。

    林珊和高阳应该不是嫡亲,也没有血缘关系。按常理讲,他们完全可以结成连理,比翼双飞。可她蛮横霸道,恃强欺弱,上天也难容她胡搅蛮缠,让她痛失爱人,以头抢地,甚至会疯癫致死……

    缘尽缘散缘无期,伤心痛心永无息。思念成疾永分离,睁眼闭眼泪已稀。

    此时,村长、高阳的妈妈还有林珊在我心中变得可怜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