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贴身女王 > 393章:蓝悦受难
    莲心缓缓沉下眼眸,“这就是你,当着我的面还在护着其她女人。”

    “我只是让你别杀她,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嘶吼道。

    见我们二人僵持不下,凌云舍着老脸凑过来给我们打了个圆场。

    “信使大人,您看那蓝悦都伤成那样了,若是没人给她治伤,她一样也是个死。不如就此把她扔到荒郊野外,让她自生自灭算了,也免得您动手、脏了您的刀不是?”

    我目光冰冷的瞟了一眼凌云。蓝悦此时行走都困难,把她扔在这冰冷的荒郊野外,真是比一剑杀了她还痛苦。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眼神,莲心竟然饶有兴致地同意了。

    “这个主意不错。这雨这么凉,相信你一定会很享受的。”

    话落,莲心将手中的双刃甩给震撼王,“咱们走。”

    震撼王十分粗鲁的将我和蓝悦的手分开,像拎小鸡儿一样将我拎了起来。

    “傻大个儿,你放开我。要不是我现在身上有伤,非一刀劈了你不可。”我咬着震撼王的肋骨怒骂道。

    但这个震撼王似乎是特殊材料做的。任凭我怎么挣扎撕咬、他就是不放手。

    随着众人的缓缓离去,蓝悦只是欣慰地笑了笑。随后见她在雨中拄着大刀想站起来,可无论她怎么用力、却始终无法站起身。

    望着那孤零零在雨中挣扎的身影,我的心如刀割般疼痛。

    “莲心,你非要让我恨你一辈子吗?”我声音异常低沉的说。

    “我要的并不是你的心。我只要留住人就行了。所以你怎么看我,我无所谓。”莲心双手抱胸,表情淡然的说。

    我双手紧握,准备做一次捶死挣扎。可还没等我动手,自己的后脑就遭遇了一记重击。已然重伤的我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在徒劳的挣扎片刻后、便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躺到了一辆房车里。可躺的位置不是舒适的大床,而是冰凉的地板。周围除了车子的颠簸声,还有哗哗的流水声。显然车内有个人正在洗澡。

    “你醒了?”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轻声问道。

    闻声望去,一个一身白色蕾丝套裙的女孩儿,正端着一壶茶站在我头顶的位置。

    水晶的高跟鞋,一身公主的贵气,站在我头顶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一直未露面的鲁玉菲。但此时她的面色隐隐有些苍白,显然是重伤未愈。看来鹰韵那一刀着实让她伤的不轻。

    “我这是在哪儿?”我从地板上缓缓坐起身、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后脑勺问道。

    “咱们在车里。”鲁玉菲说。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咱们要去哪儿?”我追问道。

    鲁玉菲瞟向浴室里那道婀娜的倩影,“信使要去内蒙古的阿尔山,传说那里有一位神医,可以解你身上的‘化骨斑。’”

    我瞟向浴室那道倩影,由于视力没有完全恢复,两米开外的东西依然是模糊一片。

    “不用去了。我身上的化骨斑已经解了。”我摆了摆手说。

    “解了?怎么解的?”鲁玉菲给我倒了一杯热茶,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接过热茶喝了一口,清香的暖意,让我从里到外都是暖洋洋的。可瞟向车外的雨夜,我又想起了在荒野外的蓝悦,心中未免有些酸涩。

    “捡到了一株草药,吃了以后,化骨斑就莫名其妙的解了。”我随意的敷衍道。

    鲁玉菲精致的俏脸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捡到了一株草药?”

    我点了点头,示意是很普通的一种草药。

    鲁玉菲轻撩了撩长发,“看来信使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化骨斑也不是很难解吗?”

    “先别说这个了。莲心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鲁玉菲撇了撇嘴,“是极北灵子告诉我们的,还给我们发了位置。”

    “极北灵子?对了。那个手提箱你们拿回来了没有?”我问道。

    “手提箱,拿回来了。”鲁玉菲满脸嫌弃的说。

    “拿回来就好。极北灵子那个外国人还在手提箱里装着呢。”我扬了扬手说。

    可鲁玉菲闻言却有些嫌弃的呸了一声。

    “手提箱里装的根本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鲁玉菲满脸不自然的说,“三颗、女、人的人头,而且还是带、血的。”

    “啊?那极北灵子?”我失声道。

    鲁玉菲叹了口气,拿出一枚硬币把玩起来,“那三颗人头里没有她的。但我们至今也没发现她的踪迹。”

    “那个‘秦竹’有些古怪。我觉得你应该迅速派人去查寻极北灵子的踪迹。”我提醒道。

    鲁玉菲有些惆怅的摇了摇头,“没事的,她曾经是千仞的杀手,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可话虽然这么说,鲁玉菲的脸上却都是难以掩饰的担忧。

    正在此时,浴室中已然沐浴完成的那道倩影也推门走了出来。

    披肩的长发,散发着淡淡蒸汽的娇躯、仅包裹着一件宽大的浴巾,那冰肌玉骨的轮廓,更是偷着一股妖异的美感。

    见到这道倩影,我有些嫌弃的撇过头。再漂亮又能怎么样?莲心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周芷若”的脸,“灭绝师太”的心。

    似乎发现了我异样的目光;莲心手挽着浴巾走上前;一把打掉了我手中的热茶。

    “谁允许你给他喝的?”莲心说。

    鲁玉菲见莲心发火,顿时吓得双膝跪地,“信使大人,对,对不起…”

    我擦掉脸上的水渍,由于刚才昏厥,我现在仍然是穿着被雨淋过的湿衣服。

    “至于吗?一杯热茶而已。”我轻声说。

    莲心抓住我的头发,靠在车厢壁上,随后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两个膝击。

    “怎么?有些情绪是不是?”莲心甩了甩头发问道。

    这姑娘下手极重,我只感觉胸口一阵气闷,最后一口血吐在那精致的玉、腿上。

    “几个星期不见,下手变轻了。再来。”我擦掉嘴角的血迹说。

    莲心拎着衣领直接将我提了起来,短短几个星期不见,她的力量又大增了不少。

    莲心垂眸直视着我,目光中竟然有些复杂。

    “你又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莲心缓缓低下头,身体竟然有些轻微的颤抖。而趁她走近时,我也在她锁骨下发现了一条面目狰狞的爪印!那伤口特别细,表面甚至还带着丝丝的血痕。

    她修炼禁术,身体恢复的特别快。可和秦竹的对战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这伤口却还没有结痂,猜也能猜出来她当时被抓的有多重。

    “你受伤了?”我轻拂过她锁骨上的血痕问道。

    “鲁玉菲,你先出去。”莲心沉声道。

    后者点了点头,但转身后又回来了,“信使大人,那个人怎么办?”

    “杀了!”莲心淡淡的说。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忐忑不安的问道,“你又要杀谁?”

    “那个医仙,季影。”莲心沉声道。

    “不,不…你不能这样。”我有些失态的抓着她的手腕道。

    “我说过,我会杀掉你身边所有的女人。你越在乎她们,她们就死的越快。”莲心轻轻抬起我的下颚说。

    此言一出,我的大脑出现了严重的充血反应。抬手用锋利的指甲再次刺破自己全部的手指。可没等我念出法诀,就有一只精致的玉足、狠狠地踹在我的手上。

    我再次抬起手,却又被那只精致的小脚丫踩住。

    “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一条狗。狗只能对着自己的主人摇尾巴,不能亲近任何人。”莲心沉声道。

    鲁玉菲幸灾乐祸的瞟了我一眼,遂拿起报话机叫停了车子,缓步离开了房车。

    随着车门的关闭,房车内就只剩下了我和莲心两个人。

    “你要杀‘季影’也行,可不可以像蓝悦那样?把她扔到荒郊野外?”我低下头哀求道。

    我这是退而求其次,季影是医生,身体也没受什么大伤。扔到荒郊野外至少有一线生机,要是被鲁玉菲捅几刀,那就真没希望了。

    莲心扯着衣领,将我扔进浴室。“先洗个澡再说,记住、不能用热水。”

    我打了一个哆嗦,“洗个澡、你就会同意吗?”

    “你要是一分钟能洗完的话,我会考虑考虑的。现在就开始计时。”莲心扬起手表说。

    不容多想,我一边拧开水龙头,一边甩掉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仅仅冲掉了身上的污泥,点连滚带爬的回到莲心身边。

    “洗完了。”

    莲心有些嘲讽的望着我,“不多不少,刚好一分钟。”

    “那就给她一个机会吧。”我用商量的口吻说。

    莲心莲步轻移,拿起桌上的报话机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鲁玉菲便打开车门走了进来。

    而此时我身上不着、寸缕,场面一下子就尴尬了。

    鲁玉菲见到这一幕也是十分紧张。她赶忙低下头,对着莲心恭声道,“信使大人,您叫我?”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莲心点起一支烟问道。

    “办完了。”鲁玉菲低着头说。

    “你什么意思?季影她?”我不顾仪态,上前一步质问道。

    “死了。”鲁玉菲干脆的回复道。

    “你?”

    见我要发狂,鲁玉菲又阴阳怪气地补充了一句,“刀刀毙命,死的老惨了。”

    莲心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身边还有谁?”

    鲁玉菲拱了拱手,“据我调查,在内蒙期间、除了鹰韵、他还接触过一个人。”

    “是谁?说来听听。”莲心问道。

    “瑞思特的五小姐,赵婷。”鲁玉菲回复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