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药妆娘子 > 第七十九章 公子追欢
    宋悠回头看去,见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眉梢微动,脸上便有了笑容:“这么晚了,你去哪家,也不合适。你说你这个时辰来,难道是让我父母也起来迎接你不成?”

    安妘转头看去,原来是五皇子慕瑾林来了。

    慕瑾林看了一眼屋中散落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盒子,拿着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手心,语气轻快:“想必,我现在进去定为不妥。”

    宋悠摸着鼻子笑了笑,抬腿向外面走去:“我们去亭中说话。”

    安妘连忙交代道:“快,把屋子赶紧收拾了,碧霜,随我去厨房那边拿点面果点心来。”

    碧霜点头,随着安妘一起出了院子。

    到了亭子里的两个男人看着安妘走出院子后,慕瑾林先开了口:“这位三姑娘嫁给你之后的样子,和我想得不太一样啊。”

    宋悠坐了下来,手指摩挲着自己眉心:“哦?”

    慕瑾林想起当日在大殿上安妘听到赐婚时的表情,又转头看了一眼宋悠,想着自己议论人家夫妻二人生活极为不妥,便将折扇在手中转了一圈放到了凉亭的桌子上:“我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想不到你重伤刚愈,又大婚,脸上气色这么好啊。”

    宋悠不由皱了下眉头,摇头笑道:“我脸上气色好不好,和我大婚不大婚无关,你要想来看我,怎么不白日来,偏偏是晚了才来。”

    慕瑾林摇头轻叹:“我如果不是查到些什么,断然不会这么晚了来你家寻你。”

    宋悠想起死在院中的刺客,抿了一下嘴唇:“嗯,你查到了什么?”

    慕瑾林低声道:“派刺客杀你的人。”

    宋悠抬眼看着慕瑾林,没有说话。

    慕瑾林搓了一下手指:“瑾善和皇后。”

    宋悠神色如常,只分析道:“七殿下与你一样,都是没有母妃之人,但自己没什么主意,的确是容易被皇后拉拢的。”

    慕瑾林叹气:“是啊,没想到他们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身边的人除尽。”

    宋悠垂眸,笑了一下:“可不是,我现在手无实权,就这么迫不及待。”

    慕瑾林手拍了一下宋悠的肩膀,语气诚恳:“我想了想,与其被人步步紧逼,不如先将权利拿过来一些,过些日子,我去向父皇请旨推荐,让你去做禁卫军的副统领,如何?”

    宋悠抱起了手臂:“我今年还不到二十岁,担此重任,未免太早些了吧,你确定皇上能同意?”

    慕瑾林笑道:“你忘了你这位夫人的二哥哥十五岁斩了逆王头颅吗?”

    安妘端着一盘面果子和茶水走到了亭中,笑道:“我二哥哥的事迹还有人念叨呢?”

    宋悠捏起来一个面果子咬了一口:“二哥哥的事迹,再过四五年,也照样有人念叨。”

    她将托盘放到了桌上,笑了一下:“那承蒙祝福了。”

    放下东西后,安妘并未多做停留,只转身走了。

    亭中慕瑾林和宋悠又聊了一会儿后,留下来了几颗人参说是给宋悠养身,便离开了。

    宋悠再回到屋中时,已经又是干净整洁的了,然而他的眉毛却拧成了一团,似是不悦。

    安妘坐在镜子前面正将头上的钗环一一卸去,透过镜子看着宋悠的表情,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他抱着手臂在她身后踱步走了两圈:“我还是觉得,皇后让人杀我,得不到任何好处,她没道理这样做。”

    宋悠的声音不大,但屋中人听见“杀”字,具是一愣,安妘给碧霜使了个眼神,碧霜连忙带着屋中的人全都走了出去。

    门一关,她就站了起来,蹙眉问道:“你说谁要杀你。”

    宋悠抿唇:“你不是听见了吗?”

    安妘沉吟片刻:“可……可皇后杀你能获得什么好处?”

    他坐到了榻上,眼睛转了转:“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她走到了他的面前:“你是听谁说的,慕瑾林?”

    宋悠抬眼看了一下安妘,点头。

    她侧头:“他会不会在骗你?”

    坐在榻上的宋悠愣了一下,随后起身,他似乎是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只喃喃道:“不会,他不应该会是骗我的那一个,具体的原委,我还是得自己去查清楚才行。”

    安妘见他如此,也未多说,便转身走到了一边。

    谁知宋悠伸手拽住了她的手,笑道:“你带着这紫珍珠的手串真是好看。”

    安妘不知宋悠怎么会如此一说,甩了一下宋悠的手,却未甩开,他从身后抱住了她,轻声道:“那天,太后赐婚的时候,你是不是哭了?”

    她垂眸,没有说话。

    宋悠将头埋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我知道,你肯定哭了。”

    听见宋悠如此一说,安妘鼻子有些酸涩,她抬眼转了一圈,嗫嚅道:“宋悠,你……”

    他没有松开她,声音还是轻柔的:“你放心,以后你一定会经常笑的。”

    安妘嫌弃的反手推了推宋悠:“我现在就想哭。”

    宋悠抬起头,看着她的侧脸:“想哭啊?”

    安妘应了一声。

    他却笑的开心,手指灵·活得在她腰间抓起痒来:“这样呢,笑了吗?”

    安妘被他挠得痒得不行,急欲逃开,谁知宋悠另一只手死死的控制着她的腰·身,让她逃无可逃。

    她侧过身来想要去推开宋悠,但腰间痒得厉害,笑得她几乎快要流出了眼泪:“宋悠,你……你松开!”

    宋悠瞧着她的样子,并未松开,还在继续,也笑出了声。

    院子里面的欢娘端着洗脸的水走到了门口,心漪连忙站了起来拦住了欢娘:“你也不听听屋里的动静,这个时候还端来洗脸水做什么?“

    欢娘瞧了一眼映在窗子上的人影,跺了下脚,放下了水盆转身就走了。

    碧霜坐在廊上,只和心漪心雨说:“今儿轮到我守夜了,你们去休息吧。”

    那心雨听了,抬腿就要走,心漪看了一眼屋里,也不知在犹豫什么,并未动弹。

    心雨转身看了一眼心漪:“心漪?”

    心漪收回了眼神,朝心雨笑了笑,和心雨一起便去了。

    碧霜看着这二人的身影,不由摇了摇头,满屋子的人,几乎个个都有想法,看来这宋家的三哥儿平日里该是很纵着这些人的。

    而屋内,不知何时笑声已经停了。

    那宋悠见安妘笑得面上发红,再无力抵抗,只双手捏着他的衣袖靠在了他身上时,他才停了手。

    安妘轻轻喘了口气,抬眼看向宋悠,眼中有薄怒,面上微红,散落的头发有几根贴在脸颊上,倒真是别有一番风韵。

    她伸手推了一下宋悠:“你这个人。”

    却未曾想,这一推,却将自己和宋悠推得更紧密了一些。

    是他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宋悠一手攥着她细软的腰肢,一手轻轻将她脸上的头发轻轻拨开,低头朝安妘的双唇凑了过去。

    安妘知道,这样的时候是避无可避,总有一天会发生的,心中却还是有一丝紧张。

    她微微张口:“宋悠……”

    谁知宋悠轻笑一声:“是我。”

    说完话后,他便封住了她的双唇。

    唇舌相碰,柔和却有力量。

    从细雨连绵到狂风暴雨,不过一瞬之间。

    不知何时,他的手掌已她身上游走开来,又不知何时,他已带着她跌在了软和的榻上。

    安妘双唇湿·润红肿,一眼看到了在上方的宋悠。

    也不知为何,她缓缓闭上了双眼,没有说话。

    很多心事,隐秘,却又明显。

    一切竟忽然静止了下来,她身上忽然一轻。

    宋悠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将灯熄了,只抱着她低声道:“睡吧。”

    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身上,枕着他的手臂,一切没有发生,只是他们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第二日晨起,进来侍奉的是欢娘和碧霜。

    那欢娘直进到了东暖阁里,给刚刚起身的安妘和宋悠福身笑道:“恭喜三哥儿三奶奶,大喜啊这是。”

    安妘蹙眉,将头转到一边,看向了碧霜:“洗脸水打来了吗?”

    宋悠却不由清了清嗓子,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

    那欢娘见二人神色有异,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上前将榻上收拾干净,却见榻上什么痕迹也未留下,一瞬间有些窃喜了起来。

    碧霜将软布在水里涮了一下,拧干给安妘递了过来,遂拿出澡豆面给安妘备上,准备洗脸。

    另一旁,那欢娘,将挂在架子上宋悠的衣袍取了过来,伺候宋悠穿衣时,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眼角下那颗泪痣都看着魅色些许。

    宋悠瞧着欢娘的样子,不由蹙眉,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洗脸的安妘,遂伸手将欢娘手中的腰带拿住,要自己带上,谁知那欢娘并未宋悠,朝自己的方向拉了回去。

    见状,宋悠也没发火,只笑道:“不过一条腰带,我自己来吧?”

    欢娘嗔怪一声:“诶呦,你自打买我回来,哪次早上起来,不是连袖口都让我理好了才出的门,怎么现在倒不行了呢?”

    将脸擦净的安妘,扭头看了一眼宋悠和欢娘。

    宋悠恰好对上安妘看过来的视线,心里没有来得一慌,抿着嘴唇,苦恼的摸了摸鼻子,拿着腰带的手是松也不是,拿过来也不是。

    一时,这屋中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