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飞花剑雨录 > 第六十七章 飞来神剑
    午后,众人酒足饭饱都去休息,唯独安子玉随贺震南到了练武场。

    贺震南和蔼地问道:“贤侄饱餐之后不睡上一觉吗?”

    安子玉道:“我听说贺掌门除了晚上,都不睡觉。我想这其中定有原因,我若是要成为像贺掌门一样的武林宗师,就必然要多向掌门学习好习惯。”

    贺震南乐了:“贤侄啊,我这习惯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打小所练武功,都是至刚至阳,亏得身体好,受得了体内的燥热。我门内子弟大都只修两三门功夫,其他若要再学,需经得我同意才是。其实就算夜晚,我也只睡上那么两个时辰,其他时间都在运功调气,使自身达到平常体魄。并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雷震门内功的摧残的。但凡我雷震门人,体魄无一不精。我每次都在无人的时候才来练武场练功,一来自身所需,二来避开他人,以防有人偷学,学而不受,害了自己。”

    安子玉点头道:“明白了。”

    贺震南看着稚气未脱的安子玉,顿时心生感慨道:“我要是有小孩,起码也像你这般大了。”

    安子玉安慰道:“贺掌门一代宗师,桃李满天下,那可都是您的孩子。人活一世,传香火不如传名望,这也是子玉一生的追求。”

    贺震南乐呵道:“会说话。来,你把你们门内的剑气八方的前三招演示一遍,再把第四招的口诀跟我说一遍,我给你指点指点。”

    “好咧。”

    安子玉照着贺震南的要求演示了一遍,又将第四招的口诀也说与贺震南听。贺震南接过安子玉手中的玄铁剑,便也照着刚才安子玉的演示又练了一遍。

    安子玉叹服道:“贺掌门真是天才,这才短短一遍,就都记下了。”

    贺震南捋了捋胡须道:“剑圣和家师曾是好友。当年剑圣在雷震门演剑,我都看在眼里,今日其实已是第二遍。”

    安子玉迫不及待地问道:“贺掌门,可有第四重的诀窍?”

    贺震南为难道:“这飞来神剑式其实不难,难得是你与这把剑的默契程度不够。”

    “默契程度?此话怎讲?”安子玉心里打鼓,这剑是死物,人是活物,怎么可能有默契。

    贺震南两指并拢,顺着玄铁剑的剑身抚摸了一遍,笑着对安子玉道:“贤侄你可看好了。”

    安子玉赶忙全神贯注,定眼一看,贺震南起剑的开头正是那飞来神剑式的第一句口诀朝天敬意。紧接着,贺震南十分连贯地将这句口诀的招式全部在安子玉眼前演示了一遍,安子玉虽然佩服,但也不是特别惊讶。因为这剑招自己也会,难的是书中的境界。

    突然安子玉眼前一亮,那贺震南渐入佳境,将剑往天上一送,那剑直入九霄,瞬间没影。贺震南又喝道:“来!”

    那剑又从其身后飞了过来,剑身不断颤动,随着贺震南的肢体不断围着其转动。些许时候,贺震南脸色一凛,翻身抓住剑柄朝后刺去,那比武场旁的一个大理石假山直接被隔空爆裂,粉尘弥漫。

    贺震南聚气收起玄铁剑,忘我地叹道:“好剑,好剑法!”

    安子玉瞪大眼睛,气都不喘一个,心想:没错,就是这个景象。

    贺震南似乎这才想起还在旁观看的安子玉,转身便将那玄铁剑扔给了他,问道:“怎么,是这样吗?”

    “是。”安子玉激动地说道:“和我爹的一模一样。”

    贺震南笑道:“那你就不应该离开神剑门四处游历,在门内让你爹教几年就成事了。”

    安子玉道:“我爹常说剑道繁杂简单,因人而异。没有自己领悟的剑法,即便学会,也是照猫画虎,发挥不出其真正威力。”

    贺震南表示赞同:“这点老夫同意。不过老夫更倾向于因材施教,对不同天赋的弟子施以不同的传道方式。对于极有天赋的弟子,做师父的都希望他能别开山门,做前人不能做之事。教学上只会循循善诱,不会急于拔苗助长。这也就是为何有些资质平平的弟子比那些有天赋的弟子名气更大的原因。天赋高的弟子往往被师父寄予厚望,望其厚积薄发,将来有朝一日登顶武林,若是让其少有成事,怕会事与愿违,不思进取,泯然众人。”

    安子玉听了贺震南这番言论,那是由衷地钦佩,不禁道:“听贺掌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说罢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地问道:“敢……敢问贺掌门,子玉的资质如何?连这第四重都开不了窍,是否只能按部就班?”

    贺震南看了安子玉一眼,笑道:“你是希望老夫现在当场便把方才的心得传授于你,还是希望老夫指点几句,你自己梧了去?”

    安子玉道:“自然是希望贺掌门指点几句。我要学,便要成为那最精妙的,空有其形的武功,学了也没用。”

    贺震南十分欣赏:“好,有志气。那我便说与你听,你可记住了。老夫方才演剑,只觉其中八字是关键:神剑有灵,百步穿杨。”

    安子玉默念了两遍,依旧不解其意,只知道这便是那口诀的最后两句。贺震南捋了捋胡子笑道:“妙哉妙哉,如此寻常口决,人尽皆知,却不能皆会,此剑法尚待有缘人加以佐证。子玉贤侄,老夫再送你一句话:勤学苦练,方成大器。”

    其实武功秘籍的关键心法,往往在内容末段,贺震南言下之意便是这关键的两句话倒没有出人意料在其他地方,只是这短短的两句话,便为难了一个能现场学会剑招的天赋少年。昨日在旁观望,贺震南便能看出安子玉那套上天入地的剑招是临场发挥,虽然并不出色,却也有模有样。这个少年只是还未开窍,一旦开窍突破这第四重,将来必定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江湖上顶尖的剑客。

    安子玉心生敬意,又挺起了胸膛,像听命令一样大声道了声: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