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静静的你的爱 > 第七十七章 李明海的关怀
    “静姐,你答应请我吃牛排的,就给五十块还要找钱?吃个肯德基都不够花的呀。”芝叶的声音恐怕整层楼的人都能听到了。

    我很淡定地掏了掏耳朵,说:“吃两个汉堡够了啊。”

    “静姐,你骗人,我对你太失望了。”芝叶向我撒了个闷娇,脚一跺撅着嘴转身就走走了。看到芝叶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笑,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多久没舍得吃牛排了。”

    芝叶走了,病房里就剩我一个人,连个陪床都没有,还真觉得自己可怜。这时,电话响了,是李名海的来电。

    每次他给我电话都是为了串供的,不知道家里人又出什么新考验了。

    “喂,李名海,有事吗?”我接起了电话。

    只听到电话那头竟特别着急地问我:“静静,你现在怎么样了?我刚看到视频,才知道你受伤了,伤得严不严重,要不要紧啊?”

    视频?不会吧,又是视频,现在人还真是闲得,干嘛什么都往网上发啊。

    “噢,噢,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

    李名海怎么还有些激动了呢,啊,他不会对我.....

    “嗯,那个,那个李,李名海啊,我,我真的没事,你,你不用担心我的,要,要让别……”

    “哦,静静,你别误会哈,我就是,就是替你爸妈担心你,白天二老还和我微信聊天,说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出什么事呢。”

    不管他的解释是真是假,我反正就当是真的了。

    “哦,是吧,那我受伤的事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担心,又突然跑过来。”

    “嗯,我知道了。那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家医院吗?我想过去看看你。哦,是出于朋友的关心。”李名海最后特意强调着。

    “啊,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再说你离这里也挺远的,这时间也不早了,跑来跑去太辛苦了。”

    我还真怕他真的过来,我们孤男寡女的,也不知道能聊些什么,就真尴尬了。

    “那你告诉我,我明天一早再过去行吗?我的看到你真的没事,才能放心,放心不告诉你爸妈。”

    李名海竟然和我玩起战术了,那算他狠,我认输了。

    “中心医院,明天再来。”我很不爽地快速挂掉了电话,不然说不定又得我问带点什么过来了。

    九点多,我无聊地翻了一圈手机后就准备睡觉了,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天都这么晚了,我想不会有别人,应该是护士吧,于是喊到:“进来吧。”

    听到开门声后,我不经意地抬头,却看到了李名海已经站到了我面前,我瞬间瞳孔就大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你明天再来的吗?”我立刻坐了起来,问道。

    李名海丝毫不关心我的反应,直接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笑着对我说:“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所以就过来了。给你买了甜品,据说吃甜食可以让心情变好。”

    大半夜让一个女生吃甜食,李名海是不是疯了?

    “哼,哼哼,谢谢啊,我不太爱吃甜的,怕胖,尤其是晚上。”

    我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嫌弃,只能默默着离那堆东西远一些了。

    “哦,没关系,我记住了,下次不给你买甜品了。不过,其实你已经够瘦了,女孩子太瘦了也不太好。”

    李名海开始有些尴尬了,就连聊的话题都让我没法再接下去,所以我也早有准备的尴尬了起来。

    “啊,哼哼,你,你坐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刚才接完了电话后,我就是觉得面对他特别难为情。

    “好。”李名海坐在了旁边的床上,在裤腿上不停地挫着手掌,看了看我强行地又找了一个问题,“哦,对了,门口那个人是谁啊?”

    这问题问的,我怎么会知道门口的人是谁啊?

    我装着样子向门口伸了伸脖子,当然我什么都没看到,然后摸着后脖子尬笑着回答他:“应该,是隔壁病房的家属吧。”

    “哦,那你晚上一个人可以吗?”

    拜托我只是头受了点伤,四肢都健全着呢,怎么说得我跟起不来了似的。

    “当然可以,我都说了我没事了。”紧接着我又悄悄自语道:“不一个人难道还让你留下来陪我不成。”

    “对了,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因为那段哭诉的视频吧?”

    看来李名海是看过那段视频了,那应该也猜到十之八九了。今天晚上我本来不想再想这件事了,但看来又得烦一遍了。

    “你也看过视频了?没错,就是因为它,我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我发现我现在好像没之前那样抵触这件事了。

    “能给我讲讲具体情况吗?看我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李名海还起兴了。

    不过说不定李名海真的可以帮上什么忙呢,我好像记得他是做医疗器材的,和多加医院都有合作。

    “好吧,不过说来话长,你可要有耐心啊。”

    李名海摊手耸耸肩,说:“我一向有耐心。”

    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结果、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名海。

    李名海听完后,点了点头,问我:“那你,准备怎么办?”

    办法我是想好了,不过我倒是想先听听李名海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

    “李名海,你先别管我打算怎么做,你能先告诉我,你觉得我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到底对不对吗?”

    李名海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反问了我一个问题:“那我问你,一个杀人犯。他是不是就应该被判刑?”

    我自然是点点头,“当然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啊。”

    李名海也不急不慢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随后又问道:“那如果他是正当防卫、被逼无奈呢?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李名海却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法律也是讲证据的不是吗?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法官依然有权利判他死刑,我们能说法官是错的吗?”

    李名海还真是会说话,生动又形象。于理而言,我确实没错,可于情而言,我却多多少少感觉有所愧疚。

    “话虽这么说,只是……”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觉得在整件事情当中,你并没有多大的过错,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只是没想到他们背后还有那么一段经历,就算对他们有所伤害,那也是无心的。倒是那个后来发视频的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想红想疯了,根本不是单纯地想帮谁,更像是挑事。”

    李名海细细地给我分析着,但最后一句话一出,我就情不自禁地不乐意起来。

    “不,不是的,我感觉那个人也可能只是纯粹的想要帮助那老两口摆脱麻烦,充其量也就算好心办坏事吧,应该不是你说的想红。”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为“那个人”辩解起来。

    李名海为我的辩解感到诧异,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你还真是大人有大量,能这么想他。”

    “哦,呵呵,我,我这叫以德报怨,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脑子不知转了多少个圈,才勉强有了这个解释。

    “真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李名海竟然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暼了暼眉头问他:“呵呵,你这是夸奖还是调侃?”

    李名海立刻一本正经地对我解释道:“当然是夸奖了,怎么会是调侃呢。”

    “哦……”瞬间好像又没话了。

    “哦,对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李名海又挑起了话题。

    唉,说了半天,差点把正事忘了。

    我把身体坐直,清了清嗓子,侧过去很认真地看着李名海,问道:“你在这家医院有熟人吗?”

    “啊?熟人?”李名海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李名海这人真有意思,就问问有没有熟人,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他该不会以为我有什么坏主意吧?

    “哼……”我半掩着嘴忍不住抿嘴笑了笑,“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李名海还真凑到我耳边小声地告诉我:“你不会是想让我找熟人把那老两口从医院赶出去吧?”

    “哦,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可以考虑一下,谁叫他们害我成这个样子的呢,给他们个教训尝尝。唉。你顺便问问我的医药费能不能少点!”我也一本正经地点着头。

    李名海接着配合道:“这赶人嘛,倒不难,但这医药费嘛,好像少了点,我不太好和院长伯伯开口。要不这样,你要实在付不起,我帮你在这里安排个保洁工作,以劳动力偿还医药费?”

    “唉,我还以为找了个关系户男朋友,以后住院看病都不用愁了呢,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唉!”我刻意撇撇嘴,摇着头。

    “唉,本来我还想再和院长伯伯把关系搞好点呢,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我真好奇了。

    “省得你为了占便宜,老让自己生病啊!”李名海一本正经地晃着脑袋。

    “我,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实在贫不下去了,忍不住笑出了声,“行了啊,我们别再胡说,说正经的你真认识院长啊?听你这伯伯伯伯的,好像关心还不一般呢。”

    李名海好像突然露出了一丝失望,垂下眼眸对我点了点头,说:“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是我爸的高中老同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