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夫宠无双:纨绔嫡女妻 > 人生如此 第三章:冲突
    文郁锦看了看当下的情况。

    虽然人群都站在一起,但是能明显看出两边人都有为首的几人,其他学生分别站在这几人身边。

    左边是一群少爷小姐们,衣着华丽、眼神训傲不羁,却并没有聚拢地站在一起,反而与当事者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正在看着对面小声地耳语着;

    右边却是文郁锦在上山的路上见过的一类人,从偏远的小地方推荐上来的穷人家的孩子。与左边那些学生相比,他们似乎更加统一,于为首那名学生同仇敌忾的样子。

    双方各站一边,虽然此刻没有表现出什么冲突,但却使气氛徒然紧张起来。

    可偏偏没有学院的先生来管,这让文郁锦不禁皱了皱眉。

    这种阶级之间的对抗从古至今都没有停止过,有富人就必定会有穷人,也必定会出现看不起穷人的富人,所以矛盾越积越多,会发生更加严重的冲突。

    而当下却不知道是因为何事,激起了在场不同阶级人的矛盾,总不能没有任何缘由就变成现在这样。

    想到这里,文郁锦决定找个人问问。

    她伸手拽了拽之前不小心撞到的那个人。

    那人或许是真的脾气不太好,他扭过头,见拽自己的是刚才撞了自己的人,竟还想大声谩骂几句,但刚张开嘴又想到了现在的气氛似乎不太合适这样,于是还没来得及发出的声音又被他吞了回去,只是语气依旧是恶狠狠的:“干嘛,去去去,没事就一边儿待着去!”

    文郁锦仿佛根本不在乎他的恶语相向,依然笑着说:“这位兄台,敢问这儿是发生了什么?能否告知一二?”

    别看她现在这样云淡风轻,实际上早就在心里狂翻白眼顺便爆粗口了。

    丫的,小屁孩儿一个,老娘现在不跟你一般计较……

    可是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看见文郁锦这样,那人也有点不好意思继续对一个姑娘发火了,况且……这姑娘还是特别好看的那种姑娘,他啧了一声,有些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并不情愿地说起了起因。

    原来冲突是刚刚发生的,在此之前大家都是相安无事,就算有些富贵人家的孩子对这些穷人家的孩子表现出了厌烦、嫌恶的情绪,但是大家都可以装作没看见,毕竟这种事情又不会让人少块肉,就当是被狗吠了两声,私底下骂几句也就过去了。

    在住房安排的问题上,学院并没有将权贵之子与平民之子分开,而是穿插开来,尽量让每个房间里都包含着各个阶层的人,在这一点上并不能排除学院是为了测试学生们的心性,而大多数学生虽然心中看不起、甚至是厌恶这些与他们不同阶层的人,但是也都选择了无奈接受,因为谁都无法保证这不是考核的其中一项。

    但似乎总有心理阴暗的人想找点事情发作,以发泄自己内心不知为何的情绪。

    当又一个地方推荐而来的学生准备进入自己分配到的房间时却遭到了阻拦,几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将那名学生拦在房间门口,不允许他进入房间,甚至将他的行李都打翻在地,大声地嗤笑着。

    很快,几人便扭打在一起。

    由于已经入住房间的学生是不允许有仆从跟随的,所以那三人没有任何帮手,并且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反观那地方的学生身强力壮,竟堪堪与这三人斗得不相上下。

    当众人发现这里的动静的时候,事态几乎已经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发成冲突的几人,就是刚才文郁锦看到的两边为首的那几人。

    几人身上都挂了彩,那名地方的学生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失去这对他来说或许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下手留有了余地;可那些少爷们却管不得这么多,几乎是处处都下了狠手。当几人好不容易被众人拉开距离的时候,仔细一看,很多没见过血腥的官家小姐们差点当场呕出来——那地方的学生竟是半边身子都沾满了血。

    听到这里,文郁锦忍不住啧啧两声,想起了自己同样不安分的上学时期……打架逃课什么的似乎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整天都跟朋友溜出学校去玩,还愤世嫉俗地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总想着有天一鸣惊人,却从来不肯为了什么而努力……

    虽然文郁锦很调皮,可是她从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在家长面前乖得不像话,那时候的她似乎只是不喜欢学习。

    反观那三位小少爷,挥霍着家里的钱财当做是自己的资本,总是把持着自己所谓的身份,对于不如他们的人有种本能的轻视,企图用自己这种所谓的身份让别人服从,甚至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强调自己的身份,让别人注意到自己、并赞叹。

    一如现在。

    文郁锦由衷地觉得……这帮小孩儿都是智.障,等他们再长大些就会为自己现在做的事而感到后悔,甚至还可能会成为他们一生的污点。

    突然有种老阿姨慈祥地看着孩子们的感觉。

    咳,扯远了点。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学院是应该出来干涉的,可是现在学院居然放任这些学生对峙着,不禁让人思考学院究竟是何用意。

    不少出身权贵的学生都在猜测着,并没有冒然站在那三人身边,之前关于学院如此安排住宿是为了测试心性的猜测,也似乎更加可信了。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聪明的,至少引起冲突的那三人不是。

    “切,一群乡下来的,本少爷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 ,不好好待在家里种地,上京城来凑什么热闹 ?”说话的就是之前欺凌那名地方学生的其中一人,只见他光滑的脸蛋儿上出现了几道血痕,原本还算英俊的脸此刻却露出狰狞的神色,头上的发冠也歪到了一边;一身宝蓝色长衫已经沾染了不少灰土,几乎已经看不出那漂亮衣服原本的颜色了。

    “真搞不懂学院这是何意,居然让本少爷跟这样的土包子住在同一个房间,那还不如让本少爷去死!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本少爷!”

    他大声嚷嚷,身旁的同伴也附和着他的话,却没注意到在他周围的少爷小姐们,站得离他更远了些。

    其他的少爷小姐们明显是出门带了脑子的,发生这种事立刻与那三人划清界限,也不会轻易出声表态,虽然显得有些凉薄、好像丝毫没有同阶级人之间的“友谊”,但这却是最聪明的处理方式,也是权贵们的通性。

    然而那人却将他们不反驳的表现当成了是对自己的赞同,甚至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看到这儿,文郁锦都忍不住赞叹这人是个真傻子,不是假傻子。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获得资格的,蠢成这样也能被送到学院来?

    这可是云阡学院啊,按照寒微然的说法,仅仅是云阡学院的参考资格都是十分珍稀的,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竟然把这样一个蠢货……哦不,是这样三个蠢货给送来了。

    真是不忍直视啊……她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相较于显得有些“凉薄”的权贵们,那些地方的学生可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顾虑了,几乎是全部都站在了那名被打的学生身边,同仇敌忾地与那三人对峙着,他们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勇气,想要为受害者、同时也是为了自己、为了与自己同等阶级的人,讨个公道。

    虽然文郁锦也很想出去说几句公道话,她是当朝丞相之女,也并不怕有人诟病,可是她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便宜爹多考虑些。在场的多是权贵之子,她若是行为语言出一丁点的差错,恐都会引起他们的负面情绪,这种感情被其长辈知道了,难免要产生对文丞相的不满。

    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所以为了自己的便宜爹,文郁锦决定在自己的实力发展壮大之前,都不会轻易涉足一些矛盾旋涡。

    就在这时、就在文郁锦左右思考权衡利益的时候,有一个看似也是地方学生的年轻人,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他的穿着很不显眼、他的容貌也并不起眼,可或许是因为他走出来之后所站的位置是冲突的起点,于是所有人都十分轻易地看到了他,就连站在外围的文郁锦也不例外。

    他的脸上是十分温和的表情,好像在笑着、却又没有在笑;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站在那里许久,也没有吐露只言片语。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连同之前一直在叫嚣的那三个纨绔,也闭上了嘴暗暗观察着他。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看他的衣着并不像是有势力的人,却好像企图干当下的事情,有些权贵之子已经在心中暗笑此人不长眼色,甚至有些不知好歹。

    空气在此刻安静了,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走出来的人,想要做些什么。

    ……

    然而几分钟过去了,那人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就在大家忍不住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那人突然说话了。

    “嗯……大家都在干嘛?做什么要看着在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