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绝世无双之后传 > 第六章 思忆
    天迹的一边裂出一道缝隙,灿亮的霞光尽数从中溢出,渐渐铺满了这万里云霆,渗入这沧州晚街里的片瓦寸檐。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变得像一滴墨水滴入白开水里一般,逐渐蔓延出丝丝暮色。

    街上行人如织,不减反增。鼎沸人声让默默无言的夏新两人显得格格不入,但却没什么人注意。

    准确来说,是没人注意夏新罢了。

    不过,夏新倒也不在意,经历过种种,他知道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那个,我帮你拿吧。”夏新主动请缨,发挥男士的职责,帮女士提东西呢。

    “不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冷雪瞳白了夏新一眼,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拜托,我这是发扬中华的传统美德,互帮互助嘛,这不是感谢房东大人您留小的在家吃饭的恩情吗?”

    这熟悉的口头禅,好像触动了冷雪瞳心中的某些东西,顿了顿道,“不行,你等会提菜就好了。”

    “这怎么行。”夏新肃目一瞪,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你...”

    “我肯定是在提菜前,帮你提衣服嘛,这才更好完美体现传统美德不是?”夏新说完又贱贱一笑。

    冷雪瞳以为夏新想让她提重一些的菜呢,还想跟夏新对峙一番来着,听完后,反而被他这副假正经样给逗笑了。

    当然,只是心里笑笑。

    然后,冷雪瞳没好气的把袋子甩给了夏新。

    这让冷雪瞳对夏新又有了新的定义,人还挺好,就是太...气人?搞的自己莫名的很想打他,嗯,看起来眼睛那一块好像就恨称手的样子。

    心里有点蠢蠢欲动。

    冷雪瞳也没法准确定义这是什么东西,她只感觉这个人老是在让自己生气,却不...可恶。

    明明长得这么普通,不像痞里痞气的人,却总会说些不知名的小玩笑,让人滋生一种易近可亲的感觉。

    夏新当然不知道冷雪瞳心中所想,在接过袋子之后,又枕着双手,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天空,伴随着木质与衣服特有的碰撞声,让过去的回忆逐渐飘向脑海里。

    思绪莫名回到高中,那是夏新兄妹两生活拮据的日子,全靠夏新打单子,做杂工赚钱养家糊口,唯一的动力便是他最可爱的妹妹了。

    当时,一直为治疗妹妹的‘病’而努力着,奋斗着。

    如果打单子打累了,就会站在阳台上吹吹晚风,觉得这晚上略显清冷的风息能让人醒醒神。

    同时,也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偷瞄到一眼,那能让自己在青春期里猛然心动的身影。

    夏新本来就比较晚熟,对什么男女之间的东西还是挺感兴趣的,只不过当时只能偷偷的看看,或者是放在电脑里的某个磁盘里看了。

    不知是两人心有灵犀,还是别有原因,每当夏新在安顿好夏夜之后,一走到阳台,就能发现那道心里隐隐期待的倩影已经静静的矗立在那熟悉的位置了。

    “晚上好。”出于礼貌,夏新首先开口道。

    冷雪瞳闻言,清冷如雪的瞳眸轻轻睹了一眼,好似有清怡凉风扫过般,檀口轻启,“晚上好。”说完,便将视线放到了那万古不曾被斩断的黑夜里,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那时的租房,只有靠近马路的一边,也就是门边才有路灯的昏昏暗光,与此相对的阳台一边,就几乎看不见什么,唯二的亮光便是客厅里的白炽灯发出的朦胧白光,以及天边洒下的薄凉月光。

    那时,夜色如墨,月光如银,幽幽虫鸣,沙沙树响,和那与黑暗完全相对的雪白倩影。

    微弱的月光轻轻洒在冷雪瞳的身上,显得越发美丽圣洁,整个人好像借着月色,像萤火虫一般,散发着迷蒙微光。

    夏新不想注意也难,尤其是空气中还飘散着冷雪瞳那一股特有的冰凉气味,忍不住多呼吸几口。

    不过,夏新也只敢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心道,冷雪瞳也不是特不近人情,不好相处嘛......想着还偷瞄了一眼。

    只见,一袭雪白长裙裹身,借着月光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曼妙身影,轻如鸿毛的裙摆随风轻轻摇曳,好似合着某种音律一般,乌黑柔顺的瀑般秀发与白裙形成最明显的对比,小巧如花瓣的薄唇抿着一丝诱人的弧度,灿烂如星的瞳眸中好像凝聚了这天地间所有的光芒,包纳万象,藏匿钱坤,波澜不惊,配上潜质初现的清丽小脸。一手别挂腰间,另一只手轻轻撩拨着微风放出来的发丝,挽至耳后。

    在夏新看来,冷雪瞳不经意的动作,不是在撩头发,而是像在无意间挑拨着夏新懵懂年少的心弦,纤纤素手撩拨着,一音一节之间升起悸动纯粹的音符,跳动着汇聚成一首少年青春期中情窦初开的曲子,吸引着,捣鼓着夏新的心房,不由得让人心跳加速,如果心动有声音的话,那就是如此了吧。

    但脑子清醒过后,又有包含着‘拒人千里’的感觉随之而来,或者说不忍接近的感觉。

    那时的夏新就认为,冷雪瞳就是那种只可远望,不可亵渎的代名词,让人难生歹意。

    这让夏新看的有点入神,也不在意偷不偷看,干脆直接盯着隔壁阳台的冷雪瞳了。他觉得此时冷雪瞳如果羽化登仙,飘飘飞向那令人神往,美好又神秘的广寒宫也不为过。

    “葛哥,你在哪...”

    夏夜总是还没睡多久就会爬起来找夏新,她有抱着夏新睡觉的习惯,她觉得哥哥身上的味道让她安心。

    稚嫩娇脆的声音把夏新慢慢的拉回现实,他才意识到,夜已深,该睡觉了。

    这让他又害羞又感谢,不是妹妹喊他,就是冷雪瞳喊他了,夏新倒不希望冷雪瞳见到他那呆滞入神模样,然后再在心里留下一个‘偷窥狂’的印象。

    思绪又到了后面在江南大学(架空)读书的日子,由于种种巧缘,昔日同校的冷雪瞳,变成了同班同学,又认识了教英语的忆莎。

    但最重要的,是跟夜夜,忆莎,雪瞳,一桌四人吃饭的时间,当时冷雪瞳不说话,夜夜和忆莎不对路,也不说话,夏新还是发挥余力,主动挑起话题,虽然会冷场,但这是夏新第一次跟超过两个人以上一起吃饭。

    这让从小独自带妹妹长大的夏新,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感觉,觉得一直这样就...好了。

    这是经历人生种种磨难之后,夏新所追求的。

    颇有一种小富则安,大爱则满的意思。

    可,人生道路上总是事与愿违。

    隐世家族——夏家的势力旋涡逐渐靠近了夏新,告诉他,你真正的妹妹早就死了,这不过是人工基因的产物而已,结果是夜夜被强行带走。

    然后忆莎突然出走不列颠(架空),冷雪瞳被冷家召回。

    一个一个离去的背影,让这副美好温馨的画面支离破碎。

    夏新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养活了十几年的妹妹居然不是真的,真正的妹妹早就死了!?这是夏新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可,自己亲眼看见夜夜的墓碑,却是实实在在的,这无不在撞击着夏新的心理防线,直到恢复记忆,认知真相后,这道心理防线就彻底沦陷了。

    夏新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他想逃离这个世界,逃避这个现实。

    他实在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回想起夜夜被抱走的场景,那嚎啕大哭的脸蛋,那悲伤凄凉的声音......

    内心深处只有一角灯光照着,夏新蹲在角落的一旁,双手抱着脑袋,绝望而无力的嘶吼,身体因过于激动而颤抖着。

    光亮一点一点的微弱,黑暗一点一点的侵蚀。

    终于,黑暗无光的环境笼罩了夏新的全部,烟酒消愁,纸醉金迷,浑浑噩噩,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以前没钱的时候,还有动力赚钱为夜夜治病,有钱之后,却一个一个的离去,钱有来何用?

    多大的讽刺啊。

    夏新寻思着,这自甘堕落的日子倒也不错嘛,思想与深渊共舞,肉身与女人......

    “砰!”(1207章)

    直至一扇门,或者说是夏新的心门,一脚被人踢开,黑暗无光的世界,顿时照射进一缕曙光,虽然只有寸缕大小,却足够明亮,如春日和煦般,圣洁而沐浴人心,驱散着夏新内心的阴霾。

    一道柔弱而坚定的力量,毫无顾忌的想将夏新从深渊中拽了上来。

    一滴鲜红炽热的血掉落在夏新的脸上,才让夏新重新聚集了视线,恢复了那清澈明亮的眼神,看清楚了改变夏新一生的脸庞。

    那是多么清丽绝尘的脸蛋啊!精致如瓷,光滑如玉,白嫩如雪。眼神中还透露着几分着急,担心,还有几分希望与期待。只是此刻一条不深不长的血痕却显得格外触目惊心,这让夏新回过神,使出力道往上爬去。

    “如果一个人坚强不起来的话,那就两个人吧,试试,两个人的坚强吧,我可以陪着你。”

    “不要轻易说出,‘我死了才好’的话,不要轻易放弃自己,只要你不放弃,不管什么困难,总会有克服的时候的,如果一个人不行的话,就两个人,不管多少次,不管多远,不管你掉到哪里去,我都会把你拉上来,只要你需要,我可以把我的手借给你,所以,你绝对不可以放弃自己......”

    回想起曾经几何,瑟瑟秋风,夜悬冷月的晚上,冷雪瞳肯定的话语,泛泪的瞳眸,动人的笑容,随风摇摆的裙袂,微微飘扬的长发,还历历在目。

    虽然还是常常会做噩梦,但从冷雪瞳从那时回来之后,就显得没那么惶恐,害怕了。

    多亏了冷雪瞳,夏新熬过那一段暗淡无光的日子。也对亏了冷雪瞳,让自己有了找回夜夜的动力,就算不是真正的妹妹,那也是自己养活十多年的妹妹,不管怎么改变,那一起度过苦难时光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真好,有你真好!”夏新对空微微一笑,不禁长叹。

    “雪瞳,雪......瞳?”夏新轻声呼唤着,可越说越不对劲。

    扭头猛地一看,冷雪瞳不见了?

    这让夏新下意识想起一件事。

    “迷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