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改命国术师 > 第175章 克印,去贵人
    自打前几天锦衣卫上门来要人,虽是老夫人求了白首辅帮忙将那帮人给打发了,但蒋夫人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她是清楚得很,蒋成劲自打进了工部就没少收受好处,这些好处绝大部分自然都是孝敬了白首辅得了庇护,但这些脏烂的事儿都是自个儿给担下了。

    五十散的事儿自家相公到底有没有做她也不知道,也不敢问,但她打听了一番,这可是让皇上震怒责令严查的,万一查着查着把以前那些事儿都牵扯出来,也不知道婆婆还能不能求得白首辅帮忙。

    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这些,也使不上力,丈夫平日里做什么也不会跟她说,只能干着急,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惊慌不已。

    今日听见门房上来报,说是被小叶国师抽中了,本还在午睡蹭地一下就清醒了,赶紧下床,指挥着李嬷嬷备礼,她蒋家别的没有钱绝对是够用,奇珍异宝多得库房都要塞不下了。可挑来选去,总觉得这也不妥那也上不了台面。据说这小叶国师可是活神仙般的人物,这些凡人的俗物会不会污了她的眼,一个不高兴就不给她家算了,那才是马匹拍到马腿上,而且她是皇上亲封的国师,还不能把她怎么着。

    最后思来想去,灵机一动,既然小叶国师出自大叶寺,干脆换成香油钱捐进寺里,还能顺便求个神佛平安。打定主意,吩咐了管家去大叶寺,率领一众丫鬟婆子出了门向国师府浩浩荡荡而去。

    到了国师府门口,却被门房上的小僧拦住了,说小叶国师好清净,只让她一个人进去。蒋成劲虽是被锦衣卫找上门,但因为与白擎的关系平日里去哪不是前簇后拥,各家府上向来当贵客般相迎,哪遇见过被拦在外面的事。跟着的李嬷嬷便要上前争执几句,蒋夫人心下虽也有些不快,但一想到小叶国师的身份地位,而且算命一事最怕触了眉头,只好按住李嬷嬷自己进了门。

    被小僧领进屋却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懒懒地坐在蒲团上,见她进门也只是抬了抬下巴,说了声:“坐。”蒋夫人一下就怔住了,她是第一次见小叶国师。没想到竟如此年轻,而且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出尘的淡然之气,突然就让她觉得自己庸俗不堪,更别说有一种隐隐的威慑力,让她很自觉地就乖乖坐下。刚刚在门房上的一点小小不快一扫而光,只诚心求能指点一二,仿佛如此便能得道升天似的,心下涌起莫名的紧张,深怕得了嫌弃。

    倪小叶斟了杯茶递给她,蒋夫人忙双手捧着喝了个干净,似这水能延年益寿。倪小叶看在眼里,内心叹口气,这就是亏心事做多了,瞧这心虚劲。

    “看谁的八字”,小叶国师淡淡道。蒋夫人赶紧从袖中拿出蒋成劲的金贴:“还请国师帮忙看看我家官人,问官运。”倪小叶点点头将金贴展开。

    日柱乙木,官印相生,虽是五行缺土但工部属土,土为他的财,他进来工部做事不但补了五行的缺失还将是差事变成了他的敛财途径,如此八字便流通起来了,算是一副上等的八字了。五行缺火,火为他的食伤,这人没啥既没本事也无才华,是个极其无趣之人。

    庚子年,庚为官,克乙木,本来庚乙合,但这副八字不满足合化的条件,所以今年确实在官运上有些麻烦,但他有三个印护身,不会有什么大事。这么看,魏酌抗他们想要弹核他,若是不去掉印,那是很难实现的。

    年柱为任子,父亲为正印,母亲为偏印,这父亲对他还算是真心实意的好,母亲嘛,便是有条件的好了。但传闻蒋成劲的父亲很早便去世了,但看八字,这父亲好着呢,唉,一不小心又发现了一个狗血八卦,白擎没准才是他亲爹吧。

    夫妻宫为卯,子卯相刑,年柱地支的“子”代表蒋成劲的娘,日柱地支的“卯”代表他的妻子,子卯刑,无礼之刑,霸道不讲理。倪小叶抬头看着蒋夫人:“蒋老夫人平日里对你要求挺严格的吧。”

    蒋夫人一愣,手指捏紧了袖子。蒋老夫人待她岂止是严格,简直挑剔苛刻又霸道。她十二年前嫁给蒋成劲的时候,他还在国子监念书,她父亲是正七品给事中,若不论白擎的关系那她算是下嫁。可那会白首辅刚当上礼部尚书兼任翰林院学士,前途无量,蒋成劲作为白擎的表外甥,她能被蒋老夫人选中,那便是高攀了,心里喜不自胜,所以自从嫁进蒋府便日日伏低做小,以蒋老夫人马首是瞻。

    可渐渐发现蒋老夫人根本就看不上她,选她不过是因为她家世简单,性子单纯读书不多,好拿捏。蒋成劲对她也是不冷不热的,一开始她还想挣口气,早年妾室争宠怀孕她也处理过不少,可被老夫人知道后当众打了她的脸,罚跪了三个月的佛堂。

    后来随着蒋府女人越来越多,她也有心无力,只好安安分分伺候好老夫人保住当家主母的位置,可老夫人对她总是百般挑剔,无论她怎么用心,都能被戳出错处来,若不是她有一个嫡长子,蒋府恐怕就没有她的一席之地。想至此处,不禁很是心酸,表面风光内里糟透了。低头抹了把泪,对小叶国师道:“国师真乃神仙,算得极准。”

    倪小叶喝了口茶:“蒋老夫人克你克得厉害,自然对你既不顺眼又很霸道。不过也不是无解的。”眼角还挂着泪的蒋夫人闻言眼睛一亮,猛地抬起头:“求小叶国师指点,定当厚报!”

    在蒋成劲的八字里面,天干的两个“壬水”和地支的“子”都是他的印,是他的贵人。若要除去他必须将这他命中的“印”给克制住。土克水,但土分为湿土和燥土,只有“戊”和“未”才是燥土,且“子”,“未”相害。倪小叶手指轻轻敲着茶几:“蒋老夫人在你丈夫的八字里面是这个‘子’字,你呢是这个‘卯’字,子卯相刑。只要这个‘子’没空来刑克你便解了你的困局。”

    “如何才能不相刑!”蒋夫人很是急切,这种日子她受够了!倪小叶倒是不直接回答,而是将金贴转过来指给她看:“你看,你丈夫的八字缺土是不是,八字讲究流通,这缺了一门可就不好,而且今年是庚子年,庚克木,你丈夫今年可是官运不利的。只要你丈夫足了‘土’便既可以官运亨通又能让蒋老夫人不再为难你,不过这个法子对蒋老夫人不大好。”

    蒋夫人喉间滚动,即可以帮丈夫又能克制住老太婆,这真是太好了!长叹一口气:“老夫人为这个家一生操劳,实在不忍为了我家官人的事而伤害到她。不知国师说的不好,是怎么个不好法?可以解?蒋老夫人会不会感觉很明显。”

    倪小叶内心白了她一眼,演技太烂了,摇摇头:“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无解,她不会感觉很明显的,就是容易犯小人,容易心烦吧。”只是这样么……还以为会有更厉害的克制呢,不过让她心烦也好,省得老是来烦她,挤出两滴眼泪来:“我,我真是于心不忍,没有蒋老夫人也没有蒋府的今日。”

    倪小叶点点头:“如此,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说着就要起身赶客,这么拙劣的演技简直辣眼睛!蒋夫人见状心里一慌,赶紧双手拉住小叶国师的胳膊:“国师,您一定要救救咱家啊。”倪小叶低头看着她抓住胳膊的双手,蒋夫人似被烫到一般赶紧松开,泪眼婆娑道:“蒋成劲现在是蒋家的顶梁柱,他不能有事,我相信老夫人也会理解的,毕竟是她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是蒋家的希望。”说着说着竟是要跪下。

    倪小叶看着她无奈摇摇头:“办法我可以告诉你,但如何选择在你自己。”蒋夫人忙点头,“是是是,求小叶国师指点。”

    倪小叶闭上眼睛掐指一算,其实是在回忆蒋家的布局:“你府上中央的位置目前当是放了一座假山和水池。”蒋夫人一惊,竟是连这个也能算到,真是太神了,“对对对!那是三年前修好的,是蝙蝠的形状,取意为‘福中’。”

    倪小叶摆摆手:“这个不好,这假山本来属土是不错的,但因为有水这就变成湿土了,失了‘土’的效果。你得去掉水池,并用高原土替代,用土砌成围栏在中间养五只羊驼。”

    “五只?羊驼?”蒋夫人有点懵。

    “对,五为尊,羊为‘未’,未土为燥土。如此你丈夫才会官运日渐尊贵,未克子,蒋老夫人也不会再为难你。”数字五在五行中亦是属土,从方位来说土位在正中,如此便能形成一个燥力极强的土力风水阵,克去他的“水”印。

    蒋夫人恍然,都快抑制不住想要勾起的唇角,朝倪小叶连连道谢:“小叶国师,可还有什么禁忌?”

    倪小叶:既然你这么问,那我就不客气了。蒋成劲八字地支有“寅”和“申”,他日柱为“乙”,这“寅”为他的兄弟,若是再加一个“巳”便能构成“寅申巳”三刑,无恩之刑!

    “你家可有属蛇的人?”倪小叶问道。蒋夫人细细将家中人都回忆了一番,摇摇头:“家中没有属蛇的,”心里很紧张“这个关系很大么?”突然灵光一闪:“我家官人的表弟,就是白首辅的长子乃是属蛇。”

    白依寒属蛇?这就有意思了。倪小叶看着蒋夫人:“没事,这已经不属于六亲,比较远了,当是无碍的。”蒋夫人这才稍稍放心,但转念一想小叶国师说的是“当是无碍”,那也不是十成十确定的事,还是小心为好。赶紧追问道:“我对家中人属相印象也不是很深了,还是得回去细查才知,若是有属蛇的会有麻烦么?”

    “若是有,便是刑克得厉害,很凶的。寅申巳三刑,必要争个胜负才有活路。”

    蒋夫人一惊,竟是如此大凶的状况,那便是不管远近也要防住白依寒才好。倪小叶觉得任务差不多完成了,她还得去一趟纪府,便唤了小僧进来送客。蒋夫人得了指点即欢喜又有些担心,心思百转地离开了国师府。

    江藤的丈夫,也就是江蓠的姐夫之前一直在某京中的差事,若是蒋成劲倒了那工部侍郎的位置便是空了出来,怎么也要争取一下才不枉我跟蒋夫人演一出。

    纪书均此前在江南的通江府任正五品同知,负责过京南运河修造,去工部也是很合适,先去工部做个正五品郎中等着蒋成劲的位置。不过能不能有这个运道,还是得先看看八字有没有解法了。

    到了纪府,报上姓名,门房上的小厮一听是小叶国师来访惊讶得合不拢嘴,简直跟看见神仙一样,冲似地跑去通报。纪夫人,纪简,纪书均和纪书芸一起相迎,一众小厮丫鬟在附近偷看。

    坐在会客厅内,纪家人还是激动不已,整个都很不自在。这可是小叶国师,竟然亲自来了,这茶水不知道合不合口味,纪家的椅子不知道小叶国师坐的惯不惯,屋内的熏香不知道她喜不喜。一众人忐忑不安又激动兴奋地等着小叶国师发话。

    纪夫人因前次找过小叶国师算纪书芸的婚事,稍微放松一点,但一想到刚算了不久就三皇子就出了事,心下更是对小叶国师尊敬的天上有地下无。倪小叶看着这一家子老老少少也觉得质朴得紧,姐姐也算是嫁得还不错了。开口道:

    “我和江蓠即将离京,江蓠对你们有些放心不下,让我来看看。”

    “欸欸欸,江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我们都好,都好,请她放心,江藤我们也每日都去看,残焚大师说就快醒了,”纪夫人说着眼睛泛红:“就不知道能不能赶上给江蓠送行,这两个孩子都是苦命的。不过现在好了亲家公昭雪,江蓠封了郡君,江藤成了宜人,我们全家都沾了光,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倪小叶点点头,看向纪书均,长得英挺俊秀既有如松之姿又带着书生气,跟江藤一起倒是登对。对纪简和纪书均道:“江蓠托我来看看纪书均的八字,算算前程,可是方便?”

    众人闻得大喜,赶紧起身道谢:“方便方便,那真是太感激江蓠了,有劳小叶国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