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七十五章 我自己来
    魏老与晋老轮流以神识监测整片铁牢以及方圆十里内的范围,对他们这等修为来说,如此使用神识根本不会造成负担。

    当那巨响产生之前,魏老就已然看到了一道黑色虹光自九霄云外而来。

    “有情况。”魏老沉声道。

    但是他并未出手阻拦。

    只见那道虹芒来势汹汹,轰然炸落在偌大铁牢的南侧,炸起震天巨响,甚至大地都为之摇晃。但魏老面色不变,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出去看看。”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说罢,他身子飘忽一动,转眼之间,就已经化作一道清风来到高天之上。

    待烟尘散去,铁牢外壁果然没有任何破损。

    魏老的淡定也是因为他有着绝对的信心,这一座,就是世界上最坚固的牢笼!

    说是坚不可摧,就是坚不可摧。

    随着他的身形升空,远处的高天上,一团黑云渐渐散开,也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竟是一只黑翅大雕!

    它通体是光泽流动的黑色羽毛,每一枚都好似锋锐的刀剑般闪耀寒芒。一对羽翼展开遮天蔽月,几乎能盖住一整座山峰!

    一双锐利的金色眼瞳,转圜间,仿佛能洞见太古的玄奥。看在人身上,竟令魏老这般大能也觉得周身火辣辣的不适。

    “玄雕王?”

    魏老目光沉凝,身形虽然比之大妖无限渺小,但气势却也丝毫不输。

    “你认得我?”

    对面恐怖的巨雕声音出口,就有震彻四野的威势。

    “当然认得。”魏老冷笑一下:“你与狮驼王、宝象王结拜,三兄弟在黄金州里也算是风头无两。只可惜你们挑战老猿王失败,被赶出黄金州。自从狮驼王落在我们铁牢之中,我们就一直在提防你们。”

    “既然知道爷爷的大名,还不把我大哥交出来!”玄雕王吼道。

    “交出来是不可能了,不过我可以帮忙把你送进去。”魏老哼了一声,并不畏惧。

    他在这里与对方废话,仅仅是在等待神洛城来的援军罢了。毕竟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也不想贸然动手。

    说没两句,忽然又听一声震天响。

    轰隆隆——

    魏老目光不动,神识一扫,就看见原来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巨象忽然出现,一头撞在了铁牢上!

    此举自然亦是徒劳。

    铁牢巍然不动。

    这头巨象周身雪白,一双狰狞的象牙却是金色,仅凭肉眼也能看出是能摧山拔岳的凶器!

    随着它这一撞,整片大地再次一抖。

    继而漫天金光洒落,晋老随之出现。

    晋老甫一出现便是法天相地之身,一尊闪耀金光的巨人光影凭空具现,配合上晋老的形象,倒真像是弥勒显威。

    “呔!”

    晋老法相一现身,便一掌印在巨象额头,嘭然巨响中,将象躯向后击退至少百丈!

    巨象的蹄子在地上蹚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但这一掌显然不足以击破它那坚硬的皮肤,它抬起头,便发出一声震撼的怒吼:“把我大哥还来!”

    轰——

    两侧山体因为它这一吼,竟发出山石滚落的声响,可见其威浩荡!

    晋老法相都为之一阵波动,左手拈住一枚法印,才稳住光影。

    吱呀——

    就在两方对峙的关口,铁牢中却忽然传出一声开门响。

    魏老面色一变。

    是声东击西!

    原来不止是他在拖延时间等待支援,对方也同样在拖延时间,等的就是另外的人打开铁牢大门!

    可是铁牢大门分明只能从内部打开。

    魏老想闪身回去阻拦,可此时玄雕王岂能放他离开。

    “给我留下!”

    玄雕王大喝一声,双翼一振,一道翎羽射出,瞬间化作一道黑色虹芒。

    咻——

    正是方才落在铁牢的一击。

    铁牢能禁住,魏老却不敢硬扛,他双眉一拧,喝一声:“叱!”

    一道磅礴真气喷涌而出,却不是打向玄雕王,而是指向那道虹芒。

    嗖的一声,那道虹芒的光影恍惚了一下,居然在刹那间变化了方向,变成了射向玄雕王自己的神通!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玄雕王见状,正想有所动作,就听魏老又一抬手,指着他喝了一声:“定!”

    定身术!

    纵使玄雕王体魄巨大,仍是被这仙术定住了一霎!

    仅仅是一霎,在大能斗法间,已经是相当关键。那道虹芒精准地落在了玄雕王自己身上,轰然炸开!

    虽然仅仅是一根翎羽,但是从刚才轰击铁牢那一记就看的出来,威力相当惊人!

    “吼——”

    玄雕王被自己的攻击打中,等恢复自由时,胸前已然炸开一道血光。只是它有铁羽护体,伤得也不算多重。

    但这完全激发了它的凶性!

    它双翼一展,竟不再用神通,而是直接振翅要朝魏老扑击过来!

    而魏老此时的心神除了与它斗法之外,还牵挂在铁牢之中。

    原本算计敌方只有两名大妖王,他和晋老刚好可以对付,这样即使铁牢大门被打开,进去的也只是一些小妖而已,牢中狱卒也可以对付。

    可方才他分明感觉到,有第三股强大的妖气进入了铁牢中!

    这两兄弟,请了第三位妖王助阵!

    而这边的战斗,只是声东击西来牵制住二人而已。

    魏老顿时心急如焚,若是真有堪比大能的妖王进了铁牢之中,那便极有可能真的失守。

    这边的动静如此之大,神洛城的援兵想必马上就会到。自此之前,必须守住铁牢才行!

    可他刚想回转,巨大的玄雕之爪已然笼罩过来,让他无暇分身。

    轰——

    ……

    外面的厮杀愈发激烈,而铁牢之中也并不安宁,不知何时,这牢狱中竟燃起大火!

    大火蔓延的极快,突兀而起,转眼就席卷了几十座囚牢。

    火烧连营!

    “吼吼吼——”

    牢中的囚犯们体魄强大,一时也不担心被烧死,此时都在发出各种嘈杂的吼声,制造起了混乱。

    普通的火焰自然无法如此厉害,连这精铁铸造的囚牢都能焚烧,这烧起来的分明是传说中的毕方之火!

    嘭——

    铁牢入口处,浑身燃火、一头跃动红发、周身妖焰滔天的邪异男子走了进来,带着桀桀怪笑。

    “毕方大王……”

    在他身前,一名朝天阙的狱卒战战兢兢,道:“我的妻子和女儿在哪里?我已经按约定开了门,你必须放了她们才行……”

    家人要挟。

    “放心……”被称作“毕方”的男子邪笑一声,“我这就送你去和她们团聚。”

    说着,他抬起了手。

    轰!

    “啊——”

    一团炽热的烈焰瞬间将那名狱卒席卷在内,他发出痛苦的惨叫身,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便化作一道枯骨。

    毕方王看也不看,再向前走,就见到一群朝天阙门下列阵在前。

    “你是凤凰岛的毕方……”其中一人怒斥道:“你们凤凰岛居然敢来劫狱,不怕我朝天阙的制裁吗?”

    “好啊。”毕方王冷笑:“我求你们快去将凤凰岛毁灭吧。”

    狞笑未罢,就见他一抬手,背后忽然升起两道火焰羽翼,那羽翼又轰然旋转,或作一道太极图似的轮盘。

    阴阳二气之火。

    “去!”

    毕方王将那火焰轮盘向前一推,硕大的轮盘完全盖住了整道长廊的空间,任那些朝天阙门下再如何腾挪,也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

    轰——

    汹涌的烈焰瞬间将那阵法击溃。

    毕方王踩着那许多兀自燃烧的枯骨,走进了铁牢的长廊之中。

    两侧开始传来一阵阵的叫好之声。

    “干得漂亮!”

    “兄弟,你是混哪里的?明月乡、黄金州还是凤凰岛?”

    “他是毕方啊!哈哈,是凤凰岛的毕方!三百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

    “拉兄弟一把,拉兄弟一把!”

    “……”

    那些嘈杂的声音,毕方王充耳不闻,他径直来到接近最内侧的一间牢房门前。

    “狮驼王?”

    “毕方?”

    从牢房的阴影中,走出一位披头散发、身材雄壮的汉子,看得出他被关在牢中已久,真气相当衰弱,穿着法罗衣,连走路都已吃力。

    “是你两位兄弟请我来救你的。”

    毕方笑着,掏出早前拿到的一串钥匙,喀喇喇伸进锁孔。

    “多谢了。”狮驼王道:“我因为这座铁牢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若是离开这座牢门,外面所有人加起来我也不怕!只恨这道栏杆……”

    嘭——

    牢门轰然洞开。

    “哈哈哈……”狮驼王发出低吼般的笑声:“一百年、我被关在这里整整一百年,今天终于重获自由。我狮驼王在此发誓,此生绝不会再被人关到牢笼中第二次!”

    “嘿嘿,出去再说,迟则生变。”

    毕方王招呼一声,狮驼王紧随其后。

    就在两人离开的时候。

    就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站住。”

    “嗯?”

    两位妖王诧异地回头,就见一名同样身着法罗衣的少年站在长廊尽头。

    正是李楚。

    他的心目洞穿不了墙壁,先前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一直静静等待。直到此刻,见到毕方王来到了大牢尽头。

    既然见到。

    岂能让这二妖大摇大摆的离开?

    不过,听到他喊住自己,狮驼王的第一反应不是你要干嘛,而是……

    “你是怎么出来的?”他看着李楚,满脸震惊。

    毕竟,这道牢笼困了他一百年,若是轻易能够出来,他也不必经历如此一番周折才能出去!

    过去的百年里,他不知因为逃跑被这牢笼折磨了多少次。

    想到就辛酸。

    随即,就听李楚极为随意地道:“就一闪就出来啦。”

    “嗯?”

    狮驼王神情一僵。

    李楚的话虽然没有攻击他,但却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一闪就能出来……

    那我之前一百年在干什么?

    “废什么话。”毕方王看着李楚,道:“你也是囚犯,又不是狱卒,不如与我们一起杀出去。若是晚了,等朝天阙的援兵一到,就没有机会了。”

    李楚摇摇头道:“你们不能走。”

    “嗯?”毕方王顿时目光凶狠地看过来:“你要拦我们?”

    李楚平静地道:“我虽然不是狱卒,却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河洛百姓。”

    毕方王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在铁牢中听见一个穿着法罗衣的囚犯说自己有正义感,就好像在阴曹地府看着死鬼表演大变活人。

    多少有些离谱。

    但摸不清李楚的虚实,他没有贸然动手,而是顿了顿,阴沉地道了声:“你待如何?”

    而李楚的回应是,他抬起了右手。

    “御剑术。”

    他被带来铁牢中时,自然是没有被允许带剑。

    但剑在观中,一样可以召唤过来。

    只是……

    稍微慢了一会儿。

    所以在他说完御剑术之后,无事发生。

    气氛有些尴尬。

    毕方王瞪了他三秒钟,一摆手,骂了句:“靠,是个傻子。”

    话音未落。

    就听头顶嗤的一声——

    一道飞火流星从天而降!

    轰——

    眨眼之间,毕方王已然消失不见。

    头顶,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依稀能望见一汪星斗。

    而他方才所站立之地,插着一把燃火的宝剑,正气凛然。

    李楚微微一笑。

    让纯阳剑飞一会儿。

    一阵令人舒适的经验值汇入体内,他意犹未尽,又看向另一位越狱的狮驼王。

    “轮到你……诶?”

    这一看李楚倒是惊讶了一下。

    就见狮驼王不知何时已经默默走回了牢房中,还顺手带上了门,扣上了锁,老老实实坐在了那里。

    见到李楚微微惊讶的神情。

    狮驼王冷笑一声,昂起高傲的头颅,铁骨铮铮道:“我才刚刚发过誓,此生绝不会被人关进牢笼第二次……”

    “我自己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