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七十七章 师傅还在牢里受苦…… 【感谢“sense8”的白银盟】
    “甲字六号房?”

    几个朝天阙门下还寻思了一下,没听说内部有这个分支啊。倒是这个牢房里的门牌号,分什么甲乙丙丁、三四五六。

    呵呵,挺巧的。

    等等……

    再仔细看看,这小道士身上穿的不就是法罗衣吗?

    先前一个是因为不熟悉,再一个是因为这法罗衣穿在李楚身上确实不太一样。

    别的犯人穿在身上,就感觉那么不堪重负、那么满脸颓唐、那么精气全无……

    可是李楚穿起来,却是那么光鲜亮丽、那么容光焕发、那么俊逸绝伦……

    那名白袍眨了眨眼,诧异地抬起头:“你……该不会是犯人吧?”

    李楚有些纳闷,怎么这话问的这么没有底气?

    他直接承认道:“我就是。”

    对面的朝天阙众人更加愣住了。

    好家伙,这么嚣张?

    顿了两秒之后,他们才纷纷提起真气,凝神戒备起来。

    那领头的白袍蹙起眉,问道:“谁将你放出来的?”

    “没有谁。”李楚摇摇头:“我刚才见有人劫狱,才出来见义勇为的。”

    他把刚才跟狮驼王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就一闪就出来啦。”

    “怎么可能……”那名白袍沉声道:“神洛城的铁牢禁制森严,每一道栏杆……”

    他的话语声戛然而止。

    因为李楚当着他的面,飒的一闪。

    就出现在了那间牢房中。

    “你看,我闪进来啦。”李楚淡定地道,然后又是一飒。

    他又来到众人面前,“我又闪出来啦。”

    “啊……”那名白袍呆滞了好一会儿,才不得不相信这亲眼所见的事实。

    他谨慎地问道:“所以你是……明明可以离开牢笼,却没有走。反而在别人来劫狱的时候出现,将劫狱的歹徒杀了?”

    “是。”李楚颔首。

    “那名歹徒呢?”白袍统领问道。

    李楚指了指那一片焦黑坑洞处的空气,纯阳剑还兀自留在那里。

    “就在那来这,只不过剑落下的时候威力大了点……他人没了。”

    李楚挠挠头,纯阳剑虽然用起来环保,但是这个不留痕迹的问题也有点麻烦。

    想了想,他一指里面的狮驼王:“他可以作证。”

    “嗯?”白袍统领看向狮驼王,问道:“有这事儿吗?”

    狮驼王顿时扯着脖子高声道:“有——”

    “等一下……”那名白袍又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忙问道:“你们进铁牢之前不是都禁止携带兵器和法器,你这剑……”

    “我不是带进来的,我是刚刚叫过来的。”李楚倒是也极配合的解释,“现在不用了,刚好叫它回去。”

    说着,他戟指一竖。

    “御剑术。”

    咻——

    心意所至,纯阳剑顺着原路又直接返回,一路到德云分观中归鞘。

    那名白袍统领看着这一幕,心想穿着法罗衣还能施展御剑术,也算是比较厉害了。不过这少年似乎还挺好说话,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分子……嗯?

    等等!

    他仰望的瞳孔猛然涨大了两倍。

    声音也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个洞是怎么回事?!”

    ……

    出海的任务最终落在了老杜的身上。

    没办法,德云分观里最能打的,除了李楚,居然是一条傻傻胖胖的小龙。

    再向下,就是他和狐女了。

    两个菜鸡不分伯仲。

    考虑到人情世故这方面,组织最后还是决定派老杜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樱岛寻麻衣。

    时间紧迫,他雇了条船,连夜出发。

    落樱岛离出海口不算太远,附近的船夫也都知道,天没亮他就已经远远看到了一座小岛的轮廓。

    岛上浅粉梨白,居然在冬日里依然盛开着满山满谷的樱花。

    “这位道长,你真要上这座岛的话,到这里我就要停了。”

    没等临近海滩,船夫就停下了。

    “为何?”杜兰客问。

    “这座岛上有仙师住着,从来不让外人靠近。”船夫怕怕地说道:“但凡有人靠近,就会挨打啊。不然上面开那么漂亮的花,还不有一大票人上去游玩了?”

    挨打?

    杜兰客想了想,或许是麻衣神教的传人为了防止俗人叨扰,布置下的阵法吧,很正常。

    于是他点点头:“那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过去就好。”

    船夫掉头返回。

    杜兰客御风而起,飘飘悠悠地向樱岛飞去。眼看就要落到岛屿上时,一只洁白的海鸥从侧后方飞过来。

    他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向前。

    不提防那只海鸥飞到他身旁时,突然伸出爪子,狠狠蹬了他一脚。

    更加想不到的是,这样一只体型没甚出奇的海鸥,居然有极大的力气!

    这一脚踹在后脑,杜兰客嗖的一下,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嘭的一声砸在了岛屿边的沙地上,十分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那只海鸥作完案,鸟脸上布满不屑,一振翅,潇洒离开。

    徒留可怜的老杜大头朝下、双腿朝上,被栽在了那里……

    ……

    朝天阙的三位大能处理完善后工作之后,一起来到了李楚的牢房中。

    “小李道长……住的可还习惯啊?”

    魏老笑的突出一个和蔼,整张脸仿佛一朵盛开的野菊花儿。

    “还好。”李楚颔首。

    晋老的笑容里还带着一丝紧张,“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千万要跟我们说啊,我们对你保证……无微不至。”

    李楚微笑:“诸位只要尽快调查清楚,还我清白就好,我也绝对愿意配合调查。”

    “我们一定会抓紧的。”段卢龙保证道:“小李道长此番斩杀毕方,缓解了一场莫大危机,真是怎样感谢都不为过……只是东海王的事上面盯得很紧,我们也不能贸然不顾律例放你离开。而且……我们审过那天与你同行的崔子用,他的供词对你十分不利。”

    “哦?”

    李楚轻哦一声。

    对面三位大佬同时屁股发痒似的,当场坐不稳了。

    段卢龙赶紧又一抬手:“不过你放心,我回去以后一定严刑拷打,逼他说出对你有利……不是,逼他说出真实有力的供词。”

    李楚又轻轻点头。

    清者自清,在这方面他倒是一直没什么担心。

    三位大佬一番长谈,仔细地确定李楚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这才小心翼翼地离开。

    其实经此一役,他们也觉得继续关押李楚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一个穿着七十二道封印的法罗衣,还能一抬手就在陨星铁牢上随便开窟窿的人,你把他关在哪里意义大吗?

    但是他牵扯的案子也不简单,如果李楚自己愿意配合,在水落石出前羁押一段时间是最好。

    离开前,魏老特意将负责此间的新狱卒叫过来,问道:“你和你爹关系好吗?”

    那名狱卒云里雾里,答道:“很好啊,我一直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孝子。”

    “好。”魏老点点头,道:“暂时把你家里那个爹忘了。”

    “嗯?”狱卒一愣。

    魏老伸手指了指李楚的牢房,“这几天,就把里面的那个当成你亲爹,记住了吗?”

    ……

    哗啦啦——

    海浪的声音灌入耳中。

    杜兰客是被冻醒的。

    他用力将脑袋从沙地上拔出来,揉了揉生疼的后脑,念叨了一句:“这死鸟……怎么这么大力气……还来偷袭……”

    海风一吹,老杜又打了个激灵。

    然后一惊。

    “我衣服呢?”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道袍和外裤都不见了,居然只剩下一层贴身的短裤在下身。

    难怪这么冷!

    他一边运功驱寒,一边放眼去看。

    就见那边崖壁之上一群野猴子正在嬉闹,而其中一只正披着道袍,上蹿下跳。

    “呔!”老杜顿时大怒:“你们这些猴子,看我不教训你们!”

    他愤而起身,御风而去,就要好好惩治一下这些猢狲。

    那些猴子见他过来,抓耳挠腮,一阵怪笑,之后轰然四散。

    他追着那只穿着道袍的猴子,本以为呼吸之间就能得手,谁知这些猴子跑起来,嗖嗖一窜,便只剩下一地残影!

    老杜扑过去,连一根猴毛都没有抓到。

    “哇呀呀。”

    老杜气的不行,想要施展御剑术,才发现他的剑也被偷了。

    他随手捡起一块石头,运足真气,狠狠掷了出去!

    嗖——

    可那猴儿灵活,一听脑后风声,猛地闪身,便躲开了这一击。

    这一下仿佛给它们提了醒,陡然间百八十只猴子忽然从周围探出头来,手上齐齐捡了两块大石头。

    老杜眉毛一挑,抬手道:“喂……你们不要啊……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还是以和为贵。”

    嗖嗖嗖!

    猴子们当然不会听他讲和,登时上百块石头齐齐砸过来,而且劲道都极强!

    这座岛上的飞禽走兽,显然是大有机缘。

    饶是老杜一个神合境修者,居然躲不过第一轮攒射,当场就被一堆乱石埋在当中,砸得头晕脑胀。

    四面八方的猴子看着他,一起发出嚣张的笑声。

    海风一吹,遍体生寒。

    无尽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老杜有心离开此地,回去整顿一番——起码穿件衣服。

    可是转念一想。

    “师傅尚且在牢中受苦,时间紧迫,我岂可遇难而退。”杜兰客咬着牙,想象着李楚可能遭遇到的拷打、逼供、折磨……顿觉胸中激愤。

    “和师傅比起来,我这点疼痛算什么!绝对不能气馁!”

    ……

    李楚看着面前的十八般彩色,荤素凉热、煎炒烹炸、果子蜜饯……应有尽有。

    旁边还有各色的琉璃杯盏和各式饮品,或酒或茶或果汁或糖水……应有尽有。

    另一边还多了一个书柜,上面带画的不带画的、穿衣服不穿衣服的……应有尽有。

    而那名狱卒还在指挥人往里搬东西,喊了两声,又一回头,讪笑道:

    “父……咳,不是,小李道长。你喜欢听曲儿吗?用不用去城里帮你请一个好姑娘回来?这个……您不开口,小的不敢善做主张。”

    “倒也不必……”李楚抬手拒绝,又道:“其实不需要如此劳烦……”

    “不麻烦!”狱卒忙道:“让每个犯人感到宾至如归,这不是我们狱卒应尽的职责吗?”

    是吗?

    李楚也没多问,只是简单感谢了两声。

    那狱卒便谄媚的笑着离开。

    他走之后,李楚看着周遭的东西,忽然理解了狮驼王的话。

    在里面比在家里感觉还好。

    超喜欢在里面的。

    ……

    嘭——

    一步踏错,触动法阵。

    好几块巨石被阵法催动,从山上滚落,但登山路只有狭窄的一条缝隙,老杜躲闪不及,被一块巨石砸中,险些当场吐血。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趴在地上,吐息良久,才奋力推开巨石,爬将出来。

    哆哆嗦嗦好一会儿,他又咬了咬牙。

    “师傅还在牢里受苦……我岂能遇难而退……”颤巍巍站起来,他给自己鼓劲道:“和师傅所受的苦比起来……”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

    “味道果真不错。”

    牢中,李楚品尝着锦悦楼首席大厨的拿手菜色,一条简单的清蒸鲈鱼,居然滋味无穷。

    只觉名不虚传。

    鱼不错。

    嗯。

    燕窝也不错。

    就是主食样式有点少。

    不过还好吧,龙虾一样能吃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