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八十三章 麻衣教主余七安?
    “青天白日,神洛城内,有妖龙当街放纵雷火、惊扰百姓、毁坏店铺、抢劫鸡腿……”

    德云分观内,段庚苦笑着。

    “危害不大、影响很差啊。”

    对朝天阙来说,这件事很诡异。

    当街出现妖物!

    是件大事。

    但这妖物只是抢了几根鸡腿儿……

    又是小事。

    但这妖物是纯血龙族!

    是很大事。

    可这纯血龙族已经被降服了……

    又是小事。

    但这条龙是李楚家养的!

    就成了毋庸置疑的超大事。

    只要涉及到德云分观的事情,哪怕再小,段庚也得亲自来沟通。

    自从李楚一剑斩杀毕方,并将铁牢开了两个洞之后,朝天阙内就确定了一个方针。

    “德云观内无小事”。

    只要是涉及德云分观的事情,必须熟读《尊重》,谨慎处理。

    还好李楚不是护犊子的人。

    小道士郑重地道:“段统领,要如何处罚,你说就好了,我们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在他旁边,王龙七搂着满脸写着害怕的小肥龙,让它亲自接受审判。

    正如战云霆所说,旁人注入的力量终究会散去,只能帮助它补充一时的元气。即使李楚注入的那一丝灵力效果拔群,令它连形态都出了变化,也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在那效果的持续时间里,它甚至爆发出了连李楚的御剑术都追不上的速度,可想而知有多强。

    虽然速度是雷龙的天赋,但是一头不到八岁的小龙瞬间发挥出不输于成年真龙的天赋,这就是灵力的厉害了。

    另外,事后战云霆还和神霄门的人仔细研究过。

    所谓的“暴走状态”,应该是因为当时雷龙宝宝的体内被注入灵力,力量瞬间变强。但是那阵麻醉的效果仍在,以至于它的身躯突然复苏,可灵智尚未觉醒,是以只凭着本能行事。

    所以小肥龙本能地闻着味儿就跑去了……

    当它爆发速度、落地狂塞鸡腿,消耗完体内的那一丝灵力之后,就立刻又躺倒在地了。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李楚当场逮捕。

    结论是,如果今后李楚再以灵力帮助它补充元气,并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这也让大家颇为放心。

    “嗨……”

    段庚又笑了笑:“要真说处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们须得把它看好才行。回头我们贴个告示……”

    “这样就可以?”李楚问。

    就听段庚继续说道:“然后你们再赔点钱就行了。”

    李楚脸色一暗。

    这还叫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后他小心地问道:“要赔多少?”

    段庚道:“商家的损失加上罚款,也就二百两银子。”

    李楚沉吟了下,问道:“那有没有可能……我们把罪犯送进去羁押一些时日,然后就把罚款免了?”

    小肥龙顿时揪紧了王龙七的袖子,瞪大眼睛,额头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嗐?”

    我或许不是人,但你……

    “这个……”段庚挠挠头,“小李道长说笑了,这纯血龙族……事关重大,你们道观敢当宠物养,我们轻易却不是很敢收……”

    “好吧。”李楚只得收回这个想法。

    送走段庚之后,他才转回身,将目光投向小肥龙。

    平静而冷漠。

    像是一位家长刚刚送走来索赔的邻居、给人家一通赔笑脸之后、回头面对砸碎人家玻璃的孩子。

    小肥龙身子一凛,赶紧立正站好。

    “你不用怕,这件事不怪你。”李楚淡然说道:“是我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贸然为你注入灵力,使得你突然暴走,我不会怪你的。”

    “嗐……”

    小肥龙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就见李楚转身离开,并且留下一句:“我只觉得你该减肥了……”

    “吃点素吧。”

    ……

    小肥龙的风波结束之后,观里又暂时平静了一个下午。

    然后古樱又找了过来。

    “古前辈。”李楚起身相迎。

    他一直觉得古樱身上有一股气质,和自己师傅很像。那种深邃、广博、充满未知的感觉,令他十分敬重。

    在月神令的事情结束后,古樱已经回转了海外落樱岛。这次再回来,却是为了来送一样东西。

    “把这东西交给你的师傅。”

    她递上一个锦盒。

    李楚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麻制的古朴袍子。

    “这是……”

    “是我麻衣神教的信物。”古樱道:“我觉得他比我更有资格传承这件东西。”

    “嗯?”李楚讶异了下,“这是何意?”

    他也听说过,传承这件麻衣,代表的可是麻衣教主的位置。就算交情再好,这种东西也不是可以随便送人的吧?

    古樱缓缓道:“当年他游历四方,曾到落樱岛去拜到我的师门,修习麻衣神算。”

    李楚安静听着。

    他从不知道自己师傅还有这段经历,这样从麻衣神教算,这位古前辈和自己师傅原来还是同门?

    “结果两个月后,我们的师尊忽然说算出自己大限将至,而且……居然就想要把麻衣传承给他,我当然不服。”

    古樱如今讲述地十分平静,但是听得出,当年她也应该是个心气极高的人。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于是师尊让我们比试推演,当时我修习了二十年,他只修习了两个月,我自然不怕。师傅出了九道题,前八天我们各自四胜四负,打成平手。”

    “而第九题,是让我们卜算东海一只蚌精腹内有几颗珠。”

    “我的推演结果是九颗,而他说是十颗。”古樱继续道:“最后……果然是九颗,我赢了。”

    “我接手麻衣传承,他黯然离开。”

    “这些年来,我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前日里你师傅叫人来找我,并送上了这颗珠子。”

    古樱摊开手,露出掌心一颗乳白色的珍珠。

    “那一瞬间我才明了,原来我从没算透过他。”古樱道:“见到这颗珍珠,我才推演出当年发生了什么。原来他早在前一天就已经算出师尊会出这道题,并提前去寻到那只蚌精,取出了一颗珠子,他是故意输给我的。”

    “当时的我只算到第二层,以为他在第一层,实际他已经在第五层。”

    这样吗。

    原来师傅还有这样的过往……他可从没没说过他还会算卦。

    “你把这件麻衣交给他,也算是了却我们这么多年的一桩因果。”

    古樱又道:“另外……我还隐约算到……有大因果裹挟了整座神洛城。”

    “是什么?”李楚问。

    “我不知道,可能是其中牵扯的人修为高于我许多……又或者是涉及的生灵太多,我无法窥得全貌。”古樱道:“只是,这很可能是一场灾难。”

    果然。

    李楚微微一凛。

    神洛城始终都在乌云笼罩之下。

    全年最盛大的集会即将开始,一旦这时间闹出什么乱子,那自己的三十万两白银……不,是整座神洛城百姓的安危,都会危在旦夕。

    一定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我只能看见一场极寒的大风暴,在那风暴的中心,有一朵花。”

    古樱最后留下这样一句话,才起身离开。她也不知道那花是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象征,只能把这个问题抛给李楚。

    “花……”

    李楚喃喃了下。

    按之前的说法,沧海君座下“风花雪月”四大神令,如今应该是只剩下花神令了,说的莫非是此人?

    又或者是花都大会?

    亦或……

    李楚又响起了久未谋面的叶冷儿,那个拥有百花仙体的少女。

    然后。

    叶冷儿就来了,仿佛是意念召唤的一般。

    仍旧是那一副灵动的笑容。

    李楚便问道:“叶姑娘,怎么了?”

    “我来是给你提个醒的。”

    叶冷儿压低声音,小心地说道:“北溟教派那伙人又来神洛城了,昨天他们去找我,想要询问关于上次交易失败的事情,给我逃掉了……但是我想他们迟早会找上你的。这次北溟教派显然是来势汹汹……”

    “他们甚至出动了一位‘扶摇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