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三十三章 是兄弟就来砍我吧
    高高的山岗之上,有一座奇特的焰红色建筑,形似庙宇。

    这座建筑四面透风,内里供奉的也不是什么佛龛神像,而是一座庞大的鎏金火炬,其中,赤金色的神异火焰迎风招展,永不熄灭。

    这火,名叫人间火。

    在火焰明灭的阴影中,一个略显矮小却极具气势的身影,背对着众人,将三杆长香递入火中,极为虔诚的一番参拜,之后插入香炉,这才转回身来。

    依旧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仅仅是一个转眸,那一股龙虎般睥睨众生的气势就已经散发出来。

    下方众人齐齐低眉俯首,无人敢抬眼观看。

    接着,就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二十几年前,我等人间火立志替天行道,来到断碑山,开张大吉。”

    “我和弟兄们雄心壮志!”

    “那时落草不到半个月,一天就要和朝廷打上三仗,眼看就要撑不住,直到我引来了麒麟神兽,这才稳住了断碑山。但是……做的还是杀头的买卖。”

    “这一年内,我们死了六个兄弟。”

    “我们给每一个都报了仇。”

    “算命的说,我这条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过我不同意……”

    “我们出来混江湖的,虽说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山上每一个都是我的好徒弟、好兄弟,我绝不会轻易舍弃任何一个人。”

    这人又将目光投向远处。

    “镇关西……跟我的时间很短,但是短短时间就能做到燕赵门大师兄,也可谓天赋异禀。”

    “现在他被人害死了,我们要给他报仇才行。”

    “师尊说得对!”

    下方众人里,何图带着哭腔高声道。

    他同样身形矮小,体态和眼前人倒是有八九分相似,低着头,涕泪纵横道:“我才刚接手吉祥府暗桩不久,但也知道,镇关西一直为我断碑山尽心竭力、鞠躬尽瘁,这样一个年少英杰,本应该是我断碑山来日的栋梁之才……”

    “可是他……却被一个道士无情地杀害了!手段极度残忍!”

    说着,他一指旁边。

    原来在那座建筑边,搁置的就是镇关西的尸首。七窍流血、目眦欲裂,看上去是被人用重手段活活击毙,死前还怀揣着极大的怨气。

    “我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他是这样一副惨状。一个人,死前要经历多么大的仇恨,才能如此不甘!”

    “这些暗桩,可能没有与我们一起生活,但是他们每一个,都是我们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

    何图扑倒在镇关西的尸身边,大声号哭,若是不知道的,怕是会以为死的是他父亲,还得是确定亲生的那种。

    阴影中的那身影,自然也就是断碑山的大当家,河洛朝的天字第一号大反贼。

    郭龙雀。

    也是余七安口中的郭砀。

    他缓缓开口道:“听你说,那凶手的修为很高?”

    “不错。”何图咬牙切齿道:“我曾听镇关西说过那人的事情,他的神通很是邪门,怕是有陆地神仙级别的道行。先前他就曾破坏了药王镇的任务,如今更是辣手杀人,不知与我断碑山有何仇怨!但无论如何,必须不死不休!”

    “陆地神仙……”

    郭龙雀沉吟一声。

    无论是哪个级别的势力,都不会想要惹一个这种对手。尤其是一个来路不明、了无牵挂的地仙,若是与这种人结下死仇,专门想要对付你,那任何势力都会被去上半条命。

    若不是那些动辄移山倒海的陆地神仙大多远离世俗纷争,不理会江湖仇杀,现今江湖的生态绝对不会这么和谐。

    “师尊。”

    这时,队列中,曹判主动站出来道:“不如让弟子先去查一查此人的底细,确定了来路,再想怎么替这位死去的暗桩报仇。”

    “很好,不愧是我的爱徒,能主动替为师分忧。”郭龙雀满意地看了他一眼。

    接着道:“那此事就交由你二人处置,全山上下,除了麒麟,你们需要谁帮忙,大可开口。必要时,我也可以亲自出手。”

    曹判眼中精光一湛,二人齐齐抱拳道:“是!”

    ……

    远方的断碑山上发生了什么,李楚是不知道,不过今日柳扶风又找上门来,倒是带来一些笑消息。

    “我近日调查了一些北地江湖的门派,发现发生篡位夺权的,除了那种修行为主的宗门,更多的是与世俗接轨的大型帮派。”

    “整个黑水府,几乎都已经完成了一次换血。而吉祥府,自飞天门起,也开始逐渐被渗透。事态不容乐观,恐怕现在金菩萨掌控在手里的势力,比我所知的还要多。”

    柳扶风神情严峻地说道。

    虽然他是一个孑然一身的陆地神仙,可谓逍遥自在,但心中也不是完全没有牵挂。多年前他就在北地四处行惩恶扬善之举,对于这片土地,他始终有着很深的感情。现今金菩萨想要在这里搅风搅雨,他自然想要阻止。

    “等他逐步将北地三府的大型帮派都掌握在手中,恐怕就是计划实施的时候。”他最后补了一句。

    “只是他的神通难以捉摸……”李楚沉吟道:“即使知道了哪些人被他控制,也很难去阻止。”

    “没错。”柳扶风颔首。

    “金菩萨那一门神通确实防不胜防,所以我调查之时始终没有出手,生怕打草惊蛇。那些被他控制的人,似乎并不影响心智,可以像寻常一样做出思考,这就比一般的傀儡术强大许多。只是那些人会将他视为信仰,无比服从他的命令。脑海中更是不会出现一点关于他的负面想法,甚至有些涉及金菩萨的东西如果要暴露的话,他们会立刻自尽……”

    柳扶风蹙眉道:“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蛊惑人心所能做到了,直接随意改写人的思想……简直就是鬼神之术。”

    “这样一门神通,若是存在于世,应该很有名才对吧?”李楚纳闷道。

    “不一定。”柳扶风摇头,“其实越是厉害的神通,越有可能无人知晓。因为任何神通术法都有其弱点,如果为太多人所知,可能就会被泄露出去。所以很多人从仙藏之地或者其他渠道取得古老神通甚至仙术以后,都不会透露出来,使用的时候也要藏着掖着。要过不知多少年,才有可能被人破解。”

    “原来如此。”李楚这才了然。

    神通方面的事情,他所知的确不是很多。他对这种东西也没有一开始时候那种好奇与渴望了,只是觉得够用就好。

    反正。

    大多数时候,一剑就够用了。

    “所以我们想对付金菩萨的话,还是要从他本人身上下手。我想……或许可以用一些方法,将他引出来。”柳扶风又道。

    “哦?”李楚认真听着。

    “观察他所选中的那些,基本都是在当地有较大势力、名望弟子均是上乘的大型帮派,由北向南逐渐渗透。距离到达吉祥府的府城,可能还有一段时间。如果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能够发展出一个这样的大型帮派,那……想必金菩萨会自己找上门来。毕竟他那一门神通,应该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施展。”柳扶风阐述着自己的思路。

    李楚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个手法其实他也很熟,无非是钓鱼而已。

    或许金菩萨以为自己是来捕鱼的,但是他来了就会发现……这片江湖里,谁弱谁是鱼。

    “以小李道长与我的修为,想要在吉祥府打下一片天地,从无到有创造出这样一个势力,并不困难。”柳扶风继续说道:“困难的是,并不能由你我二人出手。因为金菩萨在开始谋划前必定会进行细致地调查,一旦我们显露身影,他必定不会上钩。”

    “确实。”这一点李楚也想到了,顿了顿,道:“不过也不难解决,我有办法。”

    “哦?”柳扶风一喜。

    “我们只需要找一个金菩萨没见过的生面孔,由他来出手,打败吉祥府的其余帮派,不就好了。”李楚道。

    “……”

    柳扶风默然了下,对于这句无比正确的废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顿了顿,他才笑道:“那这个人……该去哪里找呢?”

    “我有一招灵魂附体之术,只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就好了。”李楚道:“我身边,恰好有一位信得过的朋友。”

    “哈哈。”柳扶风朗然一笑:“和小李道长做事,还真是轻松。”

    笑过之后,他开始思考。

    似乎自己想到的李楚都已经想到了,自己没想到的李楚也想到了,自己打得过的李楚打得过,自己打不过的李楚也打得过……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只需要喊六六六就好了?

    这样会不会很丢人……

    我柳扶风可不是混子啊。

    此时的他俨然还是没有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之所以会成为混子,并不全是因为他本身太弱,也有时候,是因为他的队友太强。

    ……

    是夜。

    吉祥府一条小巷子内,在幽深处,隐隐有着喧闹的叫声。要靠得非常近,才能听见里面的鼎沸之声。

    掀开帘子走进去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处地下赌场。

    烟雾缭绕的大堂,红着眼的赌徒们死死盯着眼前的赌局,或是牌九、或是麻将、或是骰子,大堆的金银摆在那里,光彩炫目。

    还有一些衣着鲜艳暴露的女子,游走在人群中,向那些赌桌上的大赢家抛着媚眼。

    一个浓眉大眼的锦衣公子,昂首挺胸地走进来。

    正所谓养七千日、用七一时。

    王龙七自然就是李楚口中那位信得过的朋友。

    此时他的体内,已然是李楚的元神了。

    “哎呦,这位公子爷,生面孔啊?”一个小厮立刻笑容满面凑上来,“来这是想玩点什么?”

    “你好,我是来砸场子的。”李楚文质彬彬地说道。

    “啊?”小厮一怔。

    显然是这个语气配上这个话,让他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我是来砸场子的。”李楚又重复了一遍,“可不可以劳烦你将这里看场子的帮派人员叫出来,我想打他们一顿……很疼的那种。”

    “你……”那小厮看着他,愣了好一会儿,最后冒出一句:“你丫有病吧?”

    “唉。”李楚叹了口气。

    为什么礼貌沟通没用呢?

    然后手指一动,一道寒光闪过。

    一把闪烁着雪亮剑芒的飞剑便出现在小厮眼前,距离他眼睛只差一寸距离。

    小厮秒变斗鸡眼。

    李楚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份,特地将纯阳剑留在本体处,换了一把几两银子的普通铁剑过来。

    可是在他的灵力加持下,这把普通铁剑看起来依旧带着死亡的气息。

    下一秒,小厮这才回过神来,吓得扯着嗓子尖叫一声:“乌鸦哥!有人来砸场子!乌鸦哥!”

    他转过身,迅速地奔内堂去了。

    而场地中的赌徒们也一哄而散,有的躲在墙角看热闹,有的趁乱卷了钱就跑。

    “都别乱!”

    只闻一声暴喝。

    从里面奔出几个肌肉虬结的大汉,当先一个一脸桀骜,目光凶狠,应该就是小厮所喊的乌鸦哥。

    看着李楚御剑在前,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忌惮。

    对这种市井混混来说,习练一些武道已经足够小小出头,能接触到真正的神通术法的,已经是相当厉害的高手了。

    不过看起来眼前这小子年纪也不大,修为估计不会很高,自家兄弟几人一拥而上,应该可以对付。这种修为不高炼气士,只要近了身就好对付了。

    这样一想,乌鸦心中有了底气,便问道:“你小子混哪个帮派的,赶来踩我们东兴帮的场子?没听说过我们东兴五虎的名号吗?”

    说罢,他回头望了望,喝道:“挺胸抬头,都没吃饱嘛?!”

    这一说,他身后四条汉子立刻都高高挺起胸膛,摆出一副豪横的样子。

    “我来自一个新的帮派,叫做……”李楚被他问的顿了下,这个倒还真没想过,不过很快就答道:“楚门。”

    “楚门?嘁。”乌鸦嗤笑一声:“没听说过。”

    “是的,刚刚成立,目前只有我一个人,不过……待会可能会多上几个。”李楚仍旧很有礼貌地回答。

    “难怪你一个人就来砸场子,原来是个什么也不懂,学了一手神通就想来混江湖的愣头青……”乌鸦冷笑了下,一扬手,拔出身后的利刃。

    身后几人也都抽刀对准李楚。

    “不想死的话,我劝你还是快滚。”乌鸦最后威胁道,“吉祥府里每天都有许多无名的尸首,明天说不定就会多你一具。”

    “我不想死,也不想滚,没关系的……”李楚点点头,递出一个鼓励的眼神,道:“是兄弟就来砍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