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四十章 各怀鬼胎、驱虎吞狼
    “李楚?”

    听到他们点自己的名字,李楚本楚坐在这里,只觉莫名其妙。

    我杀了断碑山的人?

    什么时候?

    当时纹香并没有告知李楚她来自断碑山,所以李楚更加联想不到镇关西身上。

    但此时暴露自己的身份,显然不智。

    沉吟了下,他摇头道:“此人倒是全未听过,不过二位既然说他修为高绝,应该有几分名气才对……”

    “据我们目前所了解的,此人出道的时间尚短,但所杀的都是大名鼎鼎之辈。譬如魔门法王、另一位魔门法王……等等。”

    曹判道:“北地距离江南路途遥远,王兄弟暂时没听过他也属于正常。不过他既然敢惹到我们断碑山头上,我等自然不会让他再有名扬天下的那一日……”

    “好,我大可帮二位查找此人。”李楚又道:“不过他与断碑山究竟有何仇怨,可否详细告知?听你们所说,他杀了几个魔门中人,也不像是坏人。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对付一个人,也有违我辈江湖道义。”

    “前些日子,我断碑山的两位暗桩将要在药王镇接头,结果被那小道士悍然出手阻拦,导致接头失败,任务不了了之。”何图也不吝解释道。

    “还有这事……”李楚喃喃。

    “后来我们那位暗桩在吉祥府城内又遇见了那道士,这次他居然直接出手,我赶到时,正看见他杀人!手段极为残忍!死状极为凄惨!”

    说到动情处,何图还颇为咬牙切齿:“只恨我修为低微,不敢独力上前报仇。我们断碑山上,最重兄弟情义,每一位暗桩都是我的手足一般……落得如此下场,我怎能不恨之入骨?”

    “竟有此事?”李楚又惊讶地摇摇头。

    这可不是给何图的话捧哏。

    他是真得惊讶。

    李楚杀了人……我怎么不知道?

    皱了皱眉,他又问道:“不知何统领手下那位暗桩……就是死者的身份是什么?”

    “王兄弟……”曹判看向他,“问这么详细干什么?”

    “嗯……”李楚沉吟片刻,认真答道:“好奇。”

    “……”

    面对这个理由,曹判、何图一时失语。

    不过考虑到还要眼前之人帮忙,二人也不好藏着掖着。于是何图想了想,还是告知道:“他明面上的身份,是燕赵门的大师兄。”

    燕赵门大师兄?

    李楚的脑海中骤然明晰了一条线。

    纹香姑娘、关西哥、断碑山……

    原来自己无形之中真得破坏了断碑山的计划?

    不过……

    倒也不能怪自己。

    还记得一切矛盾的起始点,都是关西哥不讲礼貌……

    插队的人,挨点打怎么了?

    至于杀他之事,绝对不是自己所为,想来是中间有什么误会,或者……有人蓄意栽赃嫁祸。

    看了看对面的曹判何图,他开始觉得这二人也绝不能轻信。

    于是他冷静地点点头,没有透露一丝疑惑,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我们楚门。只要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二位。只是,要怎么寻找二位呢?”

    “我们这段时间会在残月山庄暂住,如果有消息,你就派人送信给谢夫人,让她转交给我们就好。”

    “好。”

    李楚再度点头。

    对谢夫人的来历,也有了一点猜测。她孤零零一个女子,若是没有什么背景,怎么可能在吉祥府经营那样一座山庄。

    想来是和断碑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

    何图离开之后,对曹判问道:“曹统领觉得那个王七……靠谱吗?”

    “我感觉他怪怪的……”曹判皱眉道:“但是又说不好哪里不对。”

    “我也觉得他有点奇怪。”何图也赞同道,“不过江湖上奇人异士多如牛毛,只要他有本事,怪一点也没什么。”

    “只是这种怪人很难控制,如果是普通人,想要的无非是修为、权势、金钱、地位、美色……”曹判沉思道:“可如果并非常人,那要的东西大多很特别。世俗的名利……或许很难打动他。”

    “好在他对断碑山的观感还不错,就算没有投其所好,他也愿意帮我们做事。”何图笑道。

    “别忘了……”

    曹判突然阴森森地回过头:“我们可不是帮断碑山做事的……”

    “额……”何图怔了怔,道:“倒也是,曹统领是有心让他……”

    “若是拉人上山,自然是要作为我自己的班底……”曹判道:“如果只是增添山上的力量,那岂不是帮了倒忙?”

    何图看着曹判,想要说些什么,突然觉得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一刻钟后,到城外十里亭。”

    这个念头像是洪钟一般直接灌入他的脑海里,瞬间压过他的所有思绪,无法回避。

    他立刻明悟了这来自何处,开口道:“曹统领,我先失陪一下。”

    “你去哪?”

    何图左右看看,道:“法王召唤。”

    “金菩萨……”曹判玩味地笑了笑,道:“好,那我先回山庄等你。”

    二人就此分道。

    何图身形一闪,化作浊风一阵,自街巷中卷过。大街上一时响起惊呼连连,却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身影。

    不过转眼,何图就已经到达了约定的地点,那个府城之外的荒僻十里亭。

    随着他出现在此,一道身披金色袈裟、宝相庄严的僧人身影,像是凭空出现似的,就从他背后走了出来。

    正是金菩萨。

    “何统领来的很早。”金菩萨温声说道。

    “法王召唤,不敢怠慢。”何图忙垂首说道。

    面对着金菩萨说话时,他的眼中,充满了一种虔诚的光芒。

    “这次找你,还是有一些事情想要麻烦你。”金菩萨又道。

    “法王有命,必定遵从。”何图立刻道。

    “近来,北地佛国的计划扩张很快,已经到了吉祥府城。我听说,近来府城中新兴起了一个势力,唤做楚门,你可了解?”金菩萨问道。

    “我刚刚才和楚门的门主王七见过面。”何图答道。

    “哦?觉得他怎么样?是可以被我们纳入佛国的同伴吗?”金菩萨问道。

    “他……”何图想了想,摇头道:“他的修为很高,性情古怪……不像是可以纳入佛国的样子。”

    “唉……”金菩萨叹了口气,似乎无比悲伤,口中说道:“那就只能杀掉了。”

    “法王是想……像以往那样由其他信徒出手吗?还是需要我的帮助?”何图主动问道。

    “你是我最重要的信徒,若非不得已,不会需要你的出手。”金菩萨道:“你只需要帮我在他的手下寻觅合适的信徒就好。”

    “法王……”何图沉思了下,突然说道:“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讲。”

    “我们刚刚才用断碑山的名义请王七帮我们寻找那个江南来的小道士,如果找到了,未必不能尝试让他一起出手。若是断碑山是虎,小道士是狼。那小道士是虎,王七不也是狼吗?”

    何图道。

    “挑动王七与小道士交手,让他们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金菩萨道:“只是……上次我与小道士打过照面,只觉他的实力颇有些深不可测,甚至连我都未必是他对手。而一个吉祥府的帮主,未必能与他两败俱伤。”

    “其实我旁观那王七的剑气……只觉也是深不可测……”何图说道。

    “我们可以埋伏在一旁,视情况而定。反正不论如何,除掉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个,对我们北地佛国的建立,都是有利的不是吗?”

    “这是自然。”

    金菩萨满意地颔首。

    正如先前柳扶风所说。

    如果是一般的傀儡术,被操纵的人如同木偶,绝不可能作出这样的思考。可是金菩萨却可以在控制人的同时,丝毫不影响此人的心智。

    简直可怕。

    ……

    何图不知道的是,在他与金菩萨交流的时候,金菩萨的目光不经意地向远处一瞥。

    而那一瞥的方向,正站着一个人影,默默打量着他们。

    此人正是曹判。

    曹判目光阴鸷,盯着何图与金菩萨的方向,似乎能读懂两人在交谈些什么。

    正安静看着,忽听得背后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曹统领为何窥伺我二人的谈话呢?”

    曹判悚然一惊,转过身来,居然看到身后出现了另一个金菩萨的身影!

    金色袈裟、容颜俊朗、宝相庄严,深邃的瞳孔中充满了淡漠。

    五感极为敏锐的曹判,竟完全不知道这身影是何时出现的!

    但想一想对方的身份,他倒也释然了,笑道:“法王的神通果然厉害,在下倒也不是恶意窥伺,只是想要听一听,法王到底是不是诚心与我合作罢了。”

    “合作自然是诚心的,我辈修佛,心没有一刻是不诚的。”金菩萨微笑道:“这一点,可以让万世王不必怀疑。”

    “法王……”曹判目光闪烁,道:“我说的,是与我合作……而不是与万世王。”

    “哦?”金菩萨抬高目光。

    “法王可不要把我当做万世王的属下,其实我与他也是合作关系。我只是想借助外人的力量,争夺山上的大权。至于这个外人,可以是万世王,自然也可以是法王你。”

    “看得出,曹统领是有大宏愿的人。”

    顿了顿,金菩萨又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大可以好好谈一谈。”

    ……

    在那边厢各怀鬼胎的时候,李楚也回到了自己的躯壳中,唤醒了王龙七。

    几人一起给余七安上香。

    香炉摆上,青烟袅袅,老道士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

    “呵呵,又有什么事啊?”他笑呵呵地问道。

    身后的烟雾不时晃动一下,一会儿出现一条小肥龙的影子,一会儿出现锦鲤的影子,似乎两个孩子正在打闹争抢什么。

    李楚道:“弟子此处是有一桩怪事……”

    说着,他将断碑山说自己杀人的事情讲了出来。

    “哦?”

    老道士听完,也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你只是将人定在原地……可那统领却说亲眼看见你杀人。那这样说来,不是你撒谎,就是他撒谎。”

    老道士又瞥了一眼李楚。

    “你是不可能撒谎的,因为被你杀掉的人,根本不可能看见死状。”

    “有理有据。”

    王龙七为老道士的分析点了点头。

    “那就只能是他撒谎了呗。”老道士一摊手。

    “可他们为何要嫁祸于我……”李楚蹙眉道。

    “首先,断碑山的大当家是我好友,我很了解他,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余七安摸着下巴道:“而你又是我的徒弟,不可能做出无端杀人的事情。那肯定是联系你们中间的人有问题,想要坑害你……或者是坑害断碑山。”

    “断碑山的首领,真的那么值得相信吗?那可是天字第一号大反贼啊。”旁边王龙七插嘴道。

    “放心吧,我们的交情,可比你跟我徒儿还要深厚多了。”余七安道。

    “老道长,跟郭龙雀是至交?”柳扶风在一旁凑上来:“不知你老的江湖名号是什么?想必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吧?”

    余七安瞥了他一眼,发现是个生面孔,直接一板脸道:“纯路人、有一说一,我觉得老郭这人还行。”

    “……”

    “那此事该如何处理?”李楚沉吟道:“即使不寻求断碑山的帮助,也不能与他们为敌才对。如果师傅真和大当家有旧,是不是直接上山找他说开此事比较好。”

    “嗯……”

    老道士想了想,道:“既然他们找上你,我觉得你不如来一个将计就计,顺势帮断碑山抓出内鬼。”

    “将计就计?”

    “不错……”老道士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这些小东西,玩心眼……当年人间火初创、我玩计谋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里找妈妈呢……”

    ……

    翌日。

    正在残月山庄中的曹判与何图,就收到了一封来自楚门的书信。

    “他们已经找到了小道士的所在。”曹判拿着信,说道。

    “嘿嘿,这就好办了。”何图阴笑道:“接下来就是得想想,怎么将王七诓骗过来……”

    “不用了。”曹判放下信纸,笑道:“王七主动愿意帮我们对付李楚!”

    “这招驱虎吞狼,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