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 > 牢人与海 > 第361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361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361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1/2页)
  
  格温是不服气的。
  
  顶着debuff再进去了一次内心世界,被本我的人间体格莉丝狠狠地嘲笑与狠狠地殴打之后,才不得不认了个怂。
  
  说着「玛格鸡,内心副本、动态难度、龙炎都打不过去得卡关,,就在托米娅偷笑的状态下抓着乳齿象姑娘找了红犬一块儿打牌。
  
  ...
  
  「我要发动猫灯「猫瓦格斯,的被动技能,「再来一猫,,特殊召唤…」红犬一口气念完了自己打出的猫灯卡的效果,脸都憋红了。
  
  也不知道是哪只缺德的猫灯,先拍了肚皮:「喵嗷!好!」
  
  小短手猫灯们纷纷愉快地拍起了肚皮。
  
  红犬左右点头,得意洋洋,犬耳不断颤着。
  
  她对苦思冥想阵容的格温问道:
  
  「托米娅说你对本我有点怀疑?」
  
  「有一点,但不多。」格温把牌打出。
  
  「你觉得自己现在和本我的区别有点大?」
  
  这句话引起格温的重视。
  
  他抬了抬头。
  
  欲言又止。
  
  …岂止有点大?我男的,我本我是女的。性别认知错误了属于是。
  
  格温对于本我形象基本上是三缄其口,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尤其是劳拉和咒刃这种狗驴。
  
  「确实有点大。」格温也没有太在意红犬的建议,在源力的道路上,对方也只是初出茅庐的新人而已。事实上这才是正常的源力使,不会像是某些人一样一拥有源力就拥有完全体的战斗力。
  
  「我觉得你比较容易走极端。」红犬盖牌看向托米娅。
  
  「哦?我在你的心中原来是这种印象吗?」
  
  「没有错。」
  
  托米娅吃吃的笑着,「跟红犬说的一样。我发现了你一个显著的特征,你似乎跟天然的利益相关者有着不相信的特质,比方说我给你治疗,那么我就是你的一个相关者,而你对相关者是抱有一种天然的不信任感。就好像熟人,你觉得会被熟人骗,反而只有陌生人给的意见,会比较让你信任……」
  
  「红犬再怎么说也不是陌生人吧……」
  
  格温求生欲相当的强。虽然红犬狗狗看上去很好欺负,欺负起来也不会发脾气,反而会乐呵呵的样子。
  
  但作为半个全肯定党的角色类型。
  
  这种人发起脾气来特别的可怕,吃起醋来也特别的可怕。没有必要的话,尽量不要去惹这种人。
  
  果然,说道‘陌生人,的时候,红犬机警的竖起了耳朵、格温说道‘不是陌生人,时,这狗狗的耳朵就软哒下去,像是被夸奖的大型犬,如萨摩耶之类的;说起来,红犬其实更像是杜宾与捷克狼犬的结合体,既拥有前者的矫健,也拥有着后者的爆发力与柔软。
  
  「唉呀,陌生人又不是指社交层面上的陌生,而且指这件事情上的关联性的陌生。」
  
  托米娅将牌打出。
  
  「红犬并不了解你的现在的情况,所以她说出来的话,你可能会比较认真的去听。反而是我,可怜巴巴的研究人员,为你做那么多事情,你却绝对不信任我。」
  
  「我也没有不信任你啦。」
  
  …主要原因是因为你很像巨猫灯,如果你不是那么像猫灯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格温的心理就是如此。
  
  比方说猫雨屠其实是非常可靠能干的帮手,但由于很多猫雨屠外形上看上去像是巨猫灯,所以给格温留下了【这些家伙不靠谱】的固有印象。也许托米娅说的只相信陌生人,这一点是对的。但格温自己觉得,更大的因素还是因为她们看着像巨猫灯,所以托米娅不靠谱这件事情也是固
  
  有影响。
  
  实际上,在整个狙心猫号上面最靠谱的人是劳拉和托米娅这对跑路姐妹。
  
  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虽然不靠谱,但做事这方面是非常可靠的。
  
  「没事,我理解你呀。我自己写论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熟人的话我反而不喜欢拿给他们看,让他们给我改。反而是还没合作过对方也没给过我初始的建议的那种教授,我喜欢让他们帮我看下,把把关。」
  
  托米娅豪爽的大笑。
  
  「哦哈哈哈哈!这也算是一种羞涩的行为了吧,所以我在想你需要一些陌生人给的意见。你看嘛,小孩子上学的时候不也是会产生这种怕羞的反应吗?比起这几个家里人夸奖自己成绩好,陌生人夸奖自己成绩好的时候反而会觉得更加可信一点。这是你心理层面上的自卑情怀所导致的,虽然我觉得你应该自豪,但不知为何你心中充满了一种不自信、自卑的想法,所以,我找个不了解我们做的事情的人来对你作出点评价,看能不能让你恢复过来一些。」
  
  …这样子真的有用吗?
  
  格温对此表示怀疑,但既然是托米娅说的,那么就半信半疑地信任一下吧。
  
  「那么你有什么意见?」
  
  格温看向红犬,两人虽然是朋友,但是格温真的不知道红犬在源力上面有什么可以说的出来的建树,同时也不知道红犬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我的看法比较简单。你把你的超我与本我当作是二极管思维不就好了吗?甭管他们是好是坏,但它们都走极端。而极端这东西永远都是错的,你没有必要因为你的本我说过什么话,你就觉得我错了,我不想活了,我人生没有乐趣了。你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很二极管的行为,你也被带着兜进去走了极端。」
  
  红犬的基本功很扎实,研究过许多源力使的心理。
  
  「困扰着你的永远是你自己的极端的思维。」
  
  「...」格温—言不发。
  
  「我听托米娅说了,你似乎想要使用暴力的手段去支配你的心灵。」红犬摇摇头「虽然听上去有可行的理论性,但是我并不建议你这样做。姐妹,你明明是一个如此优秀的人,为何不去直面你自己的心灵困境?你无法拒绝它,它是你的一部分,即使极端化,即使是错的,也是你的一部分。」
  
  「...」
  
  「你可以试着去与它交流。控制住你的情绪,控制住你的思维,战斗并非是必需品,姐妹,你不需要这样,你不至于这样。」
  
  红犬面上忽然浮现出了那种朋友的亲切笑容。
  
  就像是两个正在开着玩笑的损友,忽然严肃认真起来讨论起了各自的未来一样。
  
  「自我的诞生,是驯服了本我与超我,让两者进行相互的妥协和理解,所产出的你本人,你的灵魂。肉体我们带不走,灵魂却可以长存,姐妹你看,姐妹,没有必要一直紧绷着,虽然我不知道你来到这样列车前,或者你在这辆列车上到底有过怎么样的罪与罚。但现在无论如何都已经足够了,该结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影帝他不想当太监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 夜的命名术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不过是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罢了 回到民国当医生 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 我在都市签到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