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 > 扬锋汉起 > 第三百二十一章摩厉以需

第三百二十一章摩厉以需

  第三百二十一章摩厉以需 (第1/2页)
  
  喊杀声到申时逐渐变弱,获胜的晋军开始清理战场,张锋督促着俘获的役夫继续扎营,只是秦营变成了晋营。
  
  杨安玄无心理会这些,他守在蒯恩的身旁,看着陶青从蒯恩眼中取下箭只,箭头上还带着血淋淋的眼珠。
  
  蒯恩痛得满头大汗,嘴中咬着葛布
  
  “咯吱”作响。陶青将金创药倒入蒯恩的左眼之中,蒯恩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杨安玄看着蒯恩空洞的左眼忍不住落泪,原以为自己改变了蒯恩的命运,让他逃过渺目之灾,没想到他还是没有逃过这场劫数。
  
  【注:偃月堡是刘表部将黄祖所筑,而鲁山城则是刘表之子刘琦所建。
  
  鲁山城有称因鲁肃得名,《汉阳府志·城池》记载,鲁山城是吴国的江夏太守陆涣驻守的城堡,今湖北武汉市东北隅。
  
  】class=\"state-hide\">☆★☆★☆剩余内容请前往纵横继续阅读.百度或各大应用市场搜索
  
  “纵横”,仙侠玄幻脑洞,同人爽文,盖世都市,雪中狂刀热血为生活添点料。
  
  或直接访问
  
  “我是一个失败者,几乎不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是不灿烂,因为没有时间。
  
  “我的父母没法给我提供支持,我的学历也不高,孤身一人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我找了很多份工作,但都没能被雇佣,可能是没谁喜欢一个不擅长说话,不爱交流,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的人。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星文阅读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我有整整三天只吃了两个面包,饥饿让我在夜里无法入睡,幸运的是,我提前交了一个月房租,还能继续住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不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的风。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医院守夜,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的夜晚比我想象得还要冷,走廊的壁灯没有点亮,到处都很昏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的那一点点光芒帮我看见脚下。
  
  “那里的气味很难闻,时不时有死者被塞在装尸袋里送来,我们配合着帮他搬进停尸房内。
  
  “这不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但至少能让我买得起面包,夜晚的空闲时间也可以用来学习,毕竟没什么人愿意到停尸房来,除非有尸体需要送来或者运走焚烧,当然,我还没有足够的钱购买书籍,目前也看不到攒下钱的希望。
  
  “我得感谢我的前任同事,如果不是他突然离职,我可能连这样一份工作都没法获得。
  
  “我梦想着可以轮换负责白天,现在总是太阳出来时睡觉,夜晚来临后起床,让我的身体变得有点虚弱,我的脑袋偶尔也会抽痛。
  
  “有一天,搬工送来了一具新的尸体。
  
  “听别人讲,这是我那位突然离职的前同事。
  
  “我对他有点好奇,在所有人离开后,抽出柜子,悄悄打开了装尸袋。
  
  “他是个老头,脸又青又白,到处都是皱纹,在非常暗的灯光下显得很吓人。
  
  “他的头发不多,大部分都白了,衣服全部被脱掉,连一块布料都没有给他剩下。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星文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我看到他的胸口有一个奇怪的印记,青黑色的,具体样子我没法描述,当时的灯光实在是太暗了。
  
  “我伸手触碰了下那个印记,没什么特别。
  
  “看着这位前同事,我在想,如果我一直这么下去,等到老了,是不是会和他一样……
  
  “我对他说,明天我会陪他去火葬场,亲自把他的骨灰带到最近的免费公墓,免得那些负责这些事的人嫌麻烦,随便找条河找个荒地就扔了。
  
  “这会牺牲我一个上午的睡眠,但还好,马上就是周日了,可以补回来。
  
  “说完那句话,我弄好装尸袋,重新把它塞进了柜子。
  
  “房间内的灯光似乎更暗了……
  
  “那天之后,每次睡觉,我总会梦见一片大雾。
  
  “我预感到不久之后会有些事情发生,预感到迟早会有些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来找我,可没人愿意相信我,觉得我在那样的环境下那样的工作里,精神变得不太正常了,需要去看医生……”坐在吧台前的一位男性客人望向突然停下来的讲述者:“然后呢?”这位男性客人三十多岁,穿着棕色的粗呢上衣和浅黄色的长裤,头发压得很平,手边有一顶简陋的深色圆礼帽。
  
  他看起来普普通通,和酒馆内大部分人一样,黑色头发,浅蓝色眼睛,不好看,也不丑陋,缺乏明显的特征。
  
  而他眼中的讲述者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身材挺拔,四肢修长,同样是黑色短发,浅蓝色眼双眸,却五官深刻,能让人眼前一亮。
  
  这位年轻人望着面前的空酒杯,叹了口气道:“然后?下载星文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然后我就辞职回到乡下,来这里和你吹牛。”说着说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带着几分促狭意味的笑容。
  
  那位男性客人怔了一下:“你刚才讲的那些是在吹牛?”
  
  “哈哈。”吧台周围爆发了一阵笑声。笑声稍有停息,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望着那略显尴尬的客人道:“外乡人,你竟然会相信卢米安的故事,他每天讲的都不一样,昨天的他还是一个因为贫穷被未婚妻解除了婚约的倒霉蛋,今天就变成了守尸人!”
  
  “对,说什么三十年在塞伦佐河东边,三十年在塞伦佐河右边,只知道胡言乱语!”另一位酒馆常客跟着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大唐第一驸马爷 高武:我以仙法护华夏 不科学御兽 说好的文弱谋士,你一人战三英? 离婚后,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负责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洪荒武祖传 每天摇出绝世仙资 从长平之战开始